那年回家
新华网 ( 2018-01-29)
稿件来源: 凤冈县对外宣传中心   作者: 冉昱晟
 

    2018年1月27日,凤冈大地上大面积凝冻,就连县城大街上也凝冻了,清早起来的我,慢慢地走在去单位加班的路上,看着眼前已经封冻的街面,不由得让我又回忆起10年前凤冈的那场大雪凝天气来,当时回家心切的我,一股巨大的力量让我蹒跚步行到土溪,84里路,又加上天远路滑,清早8时许上路,晚上近22时才到家,那一天从早到晚的一幕幕场景,久久浮现在我的眼前……

    2008年1月24日,天寒地冻,凤冈全县尘封在凝冻的天气里,由于受凝冻恶劣天气的影响,整个县城及各乡镇水电告急,交通受阻,当时据可靠天气预报说将持续凝冻一周,停电也许就在一周内,这可吓坏了正在外宣中心学习新闻采写的我。

    当时,我任教于土溪镇完小,由于爱好新闻写作,又正值放寒假,我就利用这个假期间的好机会来到县城外宣中心学习。就在这学习期间,由于县城没有自己的住房也没有亲戚,我就只好租旅社住宿,吃饭就在街上吃自助餐或是粉之类,就这样,本来还有一个周的上班时间就放假过年了,我也准备学习完后就回家,可是摆在眼前的事实是:全县凝冻、电停了、水停了、路封了,不能上班了,我决定步行回家。

    24日上午8时许,我在县城吃了早餐后,背着照相机,就与一些认识的和一些不认识的同一条道路的人上路了,还好,路上的人还多,男男女女,大部分都是从外地打工回家前一天被凝冻天气滞留在县城的人。

    一路上,有的背着行李或是拖着行李,有的背着孩子或是牵着孩子。由于地面凝冻很滑,稍有不慎就会摔跤,大家小心翼翼地蹒跚向前,就如蜗牛爬行慢慢移动,但无法避免的摔跤现象仍是经常发生,一会儿这个哐啷一声摔在地上,一会儿那个又哐啷一声滑倒了,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好气的是天远路滑又摔疼人了,好笑的是这种摔跤现象太普遍和不顾疼痛马上又起来慢慢的向前移动……

    走着走着,大家都相互照应、相互搀扶、相互鼓舞,摆着农门阵就忘记了路上的疲劳,但是80多里的路程还很遥远,路上一会儿我又像溜冰一样重重的摔在地上,一会儿他又很响地摔在路上并滑溜着好远。如此凝冻恶劣的天气和摔跤摔痛现象,都没有阻隔大家前进的脚步,没有哪一个会因为天远路滑而卸下不必要的行李,也没有哪一个因为摔疼而停止脚步,这使我不由得想起郑智化唱的《水手》: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问至少我们还有梦……就在这样恶劣的环境里,路上可见交通警察在执勤,供电工人攀爬电杆维修等等,想起这些,我们的信心更足了,拿出像他们一样的坚强力量,坚定目标回家,一定要以顽强的力量征服这个凝冻。

    路就在脚下,功夫不负有心人,当天晚上近22时左右,我终于到达目的地回家了,回家后的两腿整整酸痛了四天,我躺在床上整整休息了一天,三天后我没有忘记自己的爱好本行,在知道土溪镇党委组织全镇抗雪凝灾害的事迹后又出发。

 
(责任编辑: 吴雨 )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335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