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望那片月光
新华网 ( 2017-10-11)
稿件来源: 凤冈县对外宣传中心   作者: 胡启涌
 

    秋空月圆,溶溶月光透过木格子窗户,把小屋照得有些斑驳。如霜月华包裹了我,我亦无眠,躺在床上拥抱着这分属于我的清凉与静谧。母亲的遗像就挂在墙上,3年多来从没移动过,躺在床上抬头就可以看见母亲不变的笑,在月光里,在记忆里。

    记忆中的母亲每在月圆之夜,她就静静地凝视着夜空,像一个思析天地的哲人,眼里总是充溢着比泪水还沉重的忧郁。母亲只上过两年的学,因外公去世后就再没摸过书本,她的心中没有秦时明月、大唐月光,然而她却用一生的时光读懂了月光的千古凉意。母亲童年是在上世纪40年代的动荡年代度过的,她给我讲过一次外公半夜里背着她逃到山洞里躲匪患的往事,山很大洞却不深,一家人拥着一条破被子瑟缩在夜露中,月光渗过树枝,使山洞显得斑驳幽深。母亲很害怕,又不敢吱声,紧紧拽着外公的衣襟,一直到林中的如水月华退去后,一家人才披着一身寒意和胆怯回到寨上,千古冷月也让童年的母亲尝到了彻骨的冰凉。后来,随着外公外婆去世,15岁的母亲为了养活两个弟弟过尽了苦日子,为了活下去,在每一个月夜,母亲总是借着一片月色踏着一片月光,心怀惧怕地偷偷溜进了别家的菜园和果林……

    母亲是父亲“捡”来的老婆,那是在一个微凉的秋夜,月光淡淡,母亲穿着一身补丁的衣服来到院子里,同时“嫁”来的还有衣着褴褛甚至发臭的二舅。就这样,在这个秋夜的月光中,父亲牵上了母亲瘦小的手,开始了同一个屋檐下的相守。没有罩上红盖头走进婚姻是母亲一生的遗憾,但是,能踩着一片月华去拥抱自己的爱情却是她一生的幸福,这种爱情和那夜的月光永远属于了母亲。后来,我问过母亲,为什么选择在月夜嫁给父亲,我提问得很随便,母亲却回答得很伤感:“那阵的日子苦呵,我与你两个舅舅没饭吃衣穿没人过问,一旦要嫁人家族中的人就阻拦,白天不敢出门,我只好在有月亮的晚上出走,走时你二舅哭着要跟着我来,我只好带上了他。二十多里山路,多数是林子,怕野兽又怕人追,幸好有月光……”说到这些往事,母亲婴儿一样抽泣不已,泪光闪烁……

    那时我们家还住在一个山湾里,周围是密密的树林,月光下,我家小屋就像一朵吮吸着月光的山菇静静地依附在丛林中。月圆之夜,母亲总爱把我们兄妹叫到院子里来玩,她没有嫦娥版的月亮故事,一片月辉中她或是搓着纳鞋底用的麻索,或是用手比了比我们兄妹的脚有多长,然后用笋壳剪下鞋样,教我们唱“月亮光光,要喝肉汤;肉汤没熬熟,要吃腊肉;腊肉没有火巴,要吃糍粑;糍粑没有打,要到外婆家去耍。”关于月亮歌谣,母亲知道的版本不少,还有逗人笑怀的“月亮光光,芝麻香香;哥哥放牛,摔到洞头;嫂嫂煮饭,打烂鼎罐;爸爸妈妈晓得了,吓得大人细娃尖叫唤。”看着我们兄妹在月光中又唱又跳,母亲一脸的幸福,一脸的欢悦。

    父亲那时在外干缝纫业很少回家,在苦水中泡大的母亲,一人拖着一拉子儿女艰难地过着日子。母亲生六妹时父亲不在家,那时我也略谙世事了,她一个人躺在床上痛叫和流汗,我帮着抬水、递纸、擦汗水,我第一次目睹了生命在来世之前的痛苦和一个母性的伟大。六妹很聪明,长得也乖巧,一双眼睛大大的像装着两个月亮,可是她在三岁时突然患病,一周后就永远的离开了我们。月光中,六妹被停放在院子边上,一盏油灯摇曳在她脚下,诉说着生命的短暂和脆弱。我看着六妹来,又看着六妹去,至今回想起那个难忘的月夜,什么是天上圆缺和什么是人间悲欢,一切似乎都在一片缄默的月光中。那夜,母亲守着六妹不放,哭声在山沟里显得十分凄绝,高悬夜空的圆月温情如爱,月光轻轻抚慰着大地上的一切。那时的日子太苦了,六妹死后也没换上一件像样的衣服,连棺木也用一个大纸箱代替,埋在离家不远的一个山坡上。

    时光漫漫,日子悠长。我们就在月亮圆缺中逐渐长大,不留心,一片月光永远的留给了母亲,变成一头抹洗不掉的霜花。过惯了痛苦就不再痛苦的母亲,始终豁然地面对日子,后来随着二哥死于车祸,父亲故于癌症,母亲都没有倒下,只是变得异常的沉默了。父亲去逝的那个夜晚,秋月初圆,凉凉的月光从穿过窗棂倾泻进来,照在即将离世的父亲身上,如罩上了一层薄薄的素缟,我们兄妹早以痛哭不已,母亲紧紧抓着父亲冰凉的手,使劲地想将弥留之际的父亲留住,当父母牵手同行40多年的手终于松开后,母亲“哇”地一声哭了起来,发疯似的摇着父亲,她没有摇醒父亲,却摇碎了一床的月光……

    母亲在世时,我还在离家60里的县城上班,每逢周末我都赶回家去陪陪她。那时母亲因脚痛就住在二楼,我每次下车都以仰望的姿势看看守在窗前等我的母亲,就像仰望高悬天际的月亮一样。挥挥手示意儿子回来了,母亲便很幸福的笑了。小时候是我站在村头等着母亲回家,然后奔向她的怀里;后来是母亲等着我回家,与她叨叨。叨着叨着,母亲便老了,便撤手远去了……转眼母亲也去世三年多了,人死升天,母亲与那片月光已同在高天,月光在哪里母亲就在哪里,让我永远仰望。

    

 
(责任编辑: 吴雨 )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7876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