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贵州频道
贵州频道 返回首页
>>正文

贵州安顺的“隐形”警察涂发飞

2017-07-19 15:07:26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贵阳7月19日电 “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曾经风靡全国的电影《暗战》,会让人们联想到隐蔽战线的“明争暗斗”。在现实生活的公安战线上,有一种工作性质特殊的警察叫网安警察。很多时候,他们隐藏在网络的虚拟世界里,织就有形的天罗地网,将网络黑手一网打尽。

    在贵州省安顺市平坝区公安局,有位网警涂发飞,自从干上网安警察,就和互联网结下不解之缘,人们习惯称他为“隐形警察”,他总结创新的网上信息“梳”逃犯、网中排查“觅”逃犯、重点场所“控”逃犯、乔装打扮“捕”逃犯、多方施压“降”逃犯的“网上追逃五法”,令在逃人员闻风丧胆,无路可遁。

    在逃人员:不可触摸的法网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2015年6月12日,在逃人员龙某怎么也没有想到,时隔一年后,平坝区公安局的民警“从天而降”,出现在他的面前,他顿时傻眼了。

    2014年4月9日16时30分许,龙某纠集社会上10余名闲散人员,到平坝区乐平镇街上,找另一伙人打架斗殴。受害人高某等人驾驶越野车在乐平街上遭遇龙某等人,龙某等人用事先准备好的砍刀等凶器,对高某等人实施砍杀行为,导致高某等人受伤,高某在医院抢救期间死亡。

    高某死亡后,闻风而逃的龙某就像人间蒸发一样消失。随后的一年里,龙某辗转广东、深圳等地,靠打工为生。为逃避公安机关的追捕,他在外出期间,采取徒步方式出行,甚至不乘坐任何交通工具,也不使用任何通讯工具。

    2015年初,贵州省公安机关开展“追命案逃犯、降命案积案”专项行动,抓捕龙某的重担,落在时任平坝公安局网安大队大队长涂发飞的肩上。

    “网瘾!”在妻子陈英(化名)眼里,自己的丈夫在那段时间里,几乎天天泡在单位加班,她发现平时不爱上网的丈夫,几乎二十四小时趴在电脑旁,敲打着键盘,直至半个月后,在逃人员被抓获,他才松下一口气。

    涂发飞先是在浩淼的网上海量信息里,“梳”理出在逃人员龙某的活动方向;接下来他在疑似龙某的蛛丝马迹中,寻觅他的活动迹象。根据前期摸底到龙某喜欢上网的特点,涂发飞在网吧后台信息中锁定龙某的活动轨迹。然后又根据龙某喜欢网上聊天的习惯,以虚拟身份加他QQ,捕捉龙某的活动地点。为了确保抓捕顺利,涂发飞先后5次前往在逃人员家中,对龙某家人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多方做通思想工作,“劝降”龙某投案自首。

    半个月过去,当潜逃回平坝的龙某逃亡一年后,第一次使用手机QQ和家人联系时,涂发飞抓住这一稍纵即逝的战机,发出指令,将龙某一举抓获。

    隐形警察:“一网情深”擒逃犯

    另一位在逃人员刘某怎么也没有想到,逃亡9年后,他栽在涂发飞网上“乔装打扮捕逃犯”上。

    平坝籍在逃人员刘某,2008年12月在福建打工期间,因故意伤害罪,被福建警方列为网上追逃。刘某负案潜逃的8年时间里,一直过着深居简出的生活,逃避公安机关的打击。

    8年过去了,去年初,刘某自认为刑事追诉期已过、相安无事的时候,思乡心切的他,抱着侥幸心理,准备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悄悄潜回老家看望父母,然后再一次踏上颠簸流离的逃亡生活。

    极具反侦察意识的刘某回到贵州后,并没有直接回到平坝家中,而是先去了安顺,再伺机回家看看。尽管刘某自己认为神不知鬼不觉,却没有躲过“听风者”涂发飞的火眼金睛,他一直在天网上“盯”着刘某的一举一动。根据福建警方外围提供的嫌疑人喜欢网恋的生活习惯,涂发飞找来一个美女头像,申请一个微信号,试探性的加刘某的微信,一开始刘某竟拒绝了。

    “我当了一回辅警。”涂发飞的妻子陈英告诉记者,为了抓捕刘某,涂发飞回家找她帮忙。陈英利用自己女性特有的语气,添加嫌疑人的微信,夫妻二人同嫌疑人聊了两个通宵。最终,刘某放松警惕,答应第三天约在平坝街上见面。

    那天,涂发飞特意安排乔装打扮的女民警前往赴约,刘某躲在暗处观察,发现没有异常情况,就走上前打招呼,随后的民警将他直接抓获。

[责任编辑: 栾小琳 王梅]

相关阅读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345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