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贵州频道
贵州频道 返回首页
>>正文

纳雍县水东镇“无毒示范村”以则孔村的变迁

2017-06-25 11:17:21  来源: 贵州日报

宁静的山村 美丽的家园

——纳雍县水东镇“无毒示范村”以则孔村的变迁    

    俗话说“一人吸毒,全家遭殃”,曾被毒品危害的纳雍县水东镇以则孔村,就是一个典型。

    以则孔有个尴尬称谓:寡妇村。因不少家庭的男人贩毒领刑,留下一批妇女,所以得此名。“村子里面留下了49名儿童,24名妇女,29名留守老人。”以则孔村村支书张绍恒回想起多年前的境况时,乃心有余悸。如今,这个村的人们却风趣地说:“与其出去冒着风险背毒品,还不如在家多种几棵毛桃,喂上几只羊。”

    村民们的观念变化,正向外界展示着“寡妇村”的美丽蝶变。

    被“毒”碎的“致富”梦

    位于水东镇西南三面环山的以则孔村,离纳雍县城32公里,全村总面积4.99平方公里,平均海拔1400米,耕地面积610亩,6个村民组居住着汉族、彝族、穿青人等民族269户912人。

    因以则孔的特殊地理位置和历史原因:当年不通公路、无通讯、不通水、不通电、无学校,是被深深地掩藏在大山中典型的“五无”贫困村。10多年前,全村人均粮食不足150公斤,人均纯收入不足500元,房子大多是土墙茅草房,“钱靠贷款,吃靠救济”,全村几百人仅有4名初中生。

    张绍恒说,村民们普遍较低的文化程度,使得他们辨识能力薄弱,法律意识淡薄。因此,通过已涉毒人员的介绍,“人带人的,越带越多,路也越走越‘远’。”

    以则孔村陷入了因穷涉毒,越“毒”越穷的恶性循环……毕节市禁毒委员会办公室专职副主任蔡亚刚向记者提供了这样一组数据:1996年到2002年间,纳雍县水东镇以则孔村被省内外司法机关打击处理的涉毒人员共42人,其中5人被判处死刑、1人被判死缓、3人被判无期、19人被判10年以上有期徒刑、6人被判10年以下有期徒刑。仅1999年,在贵州“6·26”禁毒宣传日当天,被执行死刑的8名毒贩中,以则孔就占了4个。

    “脱毒”快车 助村民摘“穷帽”

    以则孔的“毒”害,备受社会各界的关注。

    据了解,仅2014年以来,毕节市禁毒委及纳雍县直单位在该村实施帮扶项目14个,帮扶资金达到1205万元,新建841平方米的教学楼,硬化公路17公里,民居改造80多户,建设文化广场1个,搭建移动通信基站1个,以“三变”发展模式为推手,指导成立了农村专业合作社5个,并培育养殖大户8户。

    针对涉毒家庭留下的24位老人、22名妇女、49名孩子,水东镇党委政府和以则孔村委会随时掌握他们的生产生活情况,对他们的实际困难及时进行解决和帮助,对符合民政救济的对象,民政部门全部纳入低保及相关救助范围。同时,通过大力招商引资,引进了一个投资1200万元、规模达10万只的生态蛋鸡养殖项目和一个投资200万元发展年存栏2000头的生猪养殖项目……这些项目带动了当地经济发展,同时也解决了部分闲散劳动力的就业。

    2017年2月,毕节市印发《关于开展脱毒脱贫工程建设的意见》,在全市范围内组织开展脱毒脱贫工程建设,确保因毒致贫人口早日摆脱毒害和贫困,同步进入小康社会。

    曾深陷“毒”害的以则孔村,正搭乘着毕节市这趟“脱毒”“脱贫”列车。

    奔走在小康路上的“无毒示范村”

    如今的以则孔村,不仅水、电、路、通讯通了,曾经的茅草屋、土墙房也变成今天的小青瓦房或混凝土平房,村寨变样了,群众生活越来越幸福。如果不了解曾经这里的状况,对“贩毒村”“寡妇村”这些称呼,人们根本不会相信。

    而更为可贵的是,在各级党委政府及禁毒职能部门的“脱毒”与“脱贫”工作推进中,村民的思想意识也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只有通过自己双手创造的才是幸福,贩毒吸毒害死人。”50岁的村民何某明说,20世纪90年代因为想早日甩脱贫穷,在云南收购废品期间不慎走上了吸毒、贩毒之路。1998年4月,何某明因贩毒被判无期徒刑,因服刑期间表现良好,于2012年5月17日回归社会与亲人团聚。

    2014年,何某明通过各级党委政府及禁毒部门的帮扶,全村包括何某明一共6人,获得了政府12万元的扶贫资金,他养羊、猪、牛,还将自家的土地改种植毛桃等经果林。“虽然目前还在起步阶段,一年有三五万元的毛收入,生活没问题。”何某明说。

    自2002年以来,该村连续14年无新增涉毒人员,被纳雍县禁毒委授予“无毒示范村”称号,成功从昔日的“毒情重灾村”脱变成奔走在小康路上的“无毒示范村”。(顾野灵 阙兴礼)

[责任编辑: 谢素香]

相关阅读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206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