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贵州频道
贵州频道 返回首页
>>正文

申遗,安顺锲而不舍

2017-06-19 15:14:23  来源: 安顺日报

申遗,安顺锲而不舍

——写在生态文明试验区贵阳国际研讨会中国安顺黄果树·世界遗产申报与山地公园建设研讨会召开之际

    在黄果树、安顺乃至贵州人的心中,埋着一处抹不去的痛,它就是“申遗”。

    25年前,我们不得不与之暂别;

    25年来,我们为之不懈努力;

    25年后,我们与之越来越近;

    申报“自然文化双遗产”,我们锲而不舍,砥砺前行。

    暂时阔别 申遗之憾

    “1992年,我们曾做过黄果树申报世界自然遗产的准备工作,最后很遗憾,建设部建议我们暂缓申报。”安顺市申遗办常务副主任韦仕鹄说,建议暂缓申报的主要原因是黄果树生态环境差、人工痕迹重。

    追忆至30年前,那是1987年12月,经过“文化遗产和自然遗产遴选标准”,泰山成功列入《世界遗产目录》。两年后,黄山成功“申遗”。两大景区的“申遗”成功,开启了我国“风景名胜区”申遗的大门。

    1990年,时任国家建设部副部长的储传亨来到黄果树景区考察,不禁赞叹:“这么好的资源,不申报世界遗产太可惜了!”

    源于此,黄果树列入中国第三个申遗目标。

    随即,省政府成立了黄果树风景名胜区“申遗”工作小组,资源调查研究小组和申遗资料汇编小组也相继成立,数月后,申遗材料交到了建设部。

    得知消息的邻省云南、四川、湖南也迅速行动起来,石林、九寨沟、张家界等景区的申报材料也相继递交到了建设部。

    1992年6月,来自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的两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专家卢卡斯和桑切尔对黄果树的资源、环境进行了考察。卢卡斯说道:“黄果树的风景资源在亚洲是最有影响的。”

    令人意外的是,专家在离开贵州后提出了“暂缓提交”的建议。原因是,黄果树的风景资源很好,但生态环境太差、人工痕迹太重。生态环境差,源于当时黄果树的森林覆盖率只有7.2% ,人工痕迹重则直指黄果树“半边街”。

    建设部和省建设厅采纳了专家的意见,同意暂缓申报。因为在“申遗”的过程中,每个项目仅有一次申报机会,一旦申报失败,今后就再无申报可能。同年,和黄果树“同时起跑”的九寨沟和张家界两大景区成功申报,成为“世界自然遗产”。

    这成为黄果树发展旅程上“一直抹不去的痛”。这份遗憾一直持续到现在,已25年。

    痛定思痛后的黄果树,在这25年里没有停下“申遗”的脚步,无论是“半边街”的整体搬迁,还是“黄果树三年绿色行动计划”,一系列卓有成效的大动作,见证其“申遗”的决心。

    痛定思痛 补齐短板

    行进栈道,小径深幽,置身林中,沁人心脾。如今的黄果树“半边街”,整洁干净,绿意怡人。

    自2006年开始,历时8年,黄果树“半边街”搬迁工程于2013年9月完成。此次搬迁,耗资近10个亿,共搬迁923户,3000余人,彻底解开了束缚黄果树发展的绊脚石,黄果树景区的“人工痕迹”也随之消失。

    为恢复“半边街”的原生植被,同年11月,黄果树“半边街”生态治理美化工程全面启动,曾经“脏乱差”的“半边街”凤凰涅槃,成为黄果树景区一道生态长廊:移步易景,心醉神迷。

    为提高森林覆盖率,黄果树旅游区坚持不懈地实施景区绿化、退耕还林、天然林保护、珠江防护林、石漠化综合治理等生态建设,全区森林覆盖率从1999年的30.35%提高到2015年的52.73%。过去荒山上裸露的岩石和薄土已覆盖上郁郁葱葱的林木。

    自2015年可持续旅游与人居环境主题论坛在黄果树召开以来,黄果树在环境保护和生态建设中措施有力、成效显著:成功启动了黄果树国家公园建设,打造全域黄果产业,实施农业产业结构调整,同时,发展观光农业,推动旅游与农业深度融合发展,继续夯实黄果树绿色、低碳、生态、可持续的旅游发展底蕴;建设黄果树悬挂式轨道交通,改变黄果树的交通格局,优化黄果树的交通环境,最大限度减少碳排放,将人为行动对环境的影响降低到最小限度。

    如今走进黄果树国家公园,不仅能欣赏到瀑布“势如万马奔腾”的雄伟气势,而且能够体会到“人在画中游”的绝美境界;不仅欣赏到奇特的喀斯特地貌,还能感受到多彩的民族风情,一个“山水田园型”的美丽黄果树展现在世人眼前。

    锲而不舍 砥砺前行

    世界遗产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世界遗产委员会确认的人类罕见的,目前无法替代的财富,是全人类公认的具有突出意义和普遍价值的文物古迹和自然景观,而自然文化双遗产则是当今世界品牌金字塔尖上的顶级桂冠,具有无与伦比的国际影响力和无可估量的品牌价值。

    “在世界遗产中,双遗产的申报难度最大。”韦仕鹄介绍说,目前,全世界遗产共有1052项,其中,文化遗产814项,自然遗产203项,自然文化双遗产35项,这些遗产遍布世界165个国家。而我国自然文化双遗产只有4项,占世界遗产总数不到8%,而且自1999年武夷山申报成功以后,17年来没有一个双遗产申报成功。

    欲“摘桂”难度之大可想而知,然而,铆足干劲的我们不畏困难,知难而上。

    2005年,国家建设部启动了我国自然遗产、自然文化双遗产项目申报审批工作,我市以黄果树·屯堡文化项目申报国家自然文化双遗产;

    2006年,公布的我国首批《中国国家自然遗产、国家自然与文化双遗产名录》共30处,黄果树·屯堡文化项目名列其中;

    2014年,第38届世界遗产大会在卡塔尔首都多哈召开,时任省长的陈敏尔同志提出要尽快启动黄果树·屯堡文化申报世界自然文化双遗产工作。随后,省、市积极行动,我市成立了以书记、市长为双组长的申报工作领导小组。

    期间,我市加强与国际、国内有关世界遗产研究机构的沟通和联系,委托国际国内有关世界遗产研究机构开展我市世界遗产提名地科学研究工作;

    积极探索我市黄果树·屯堡文化项目申遗工作的有效途径和方法,邀请了国内著名世界遗产专家实地考察研讨;

    学习了解世界自然文化双遗产最新动态,积极跟踪《世界遗产预留名录》申报的程序安排;

    ……

    一系列准备工作有条不紊地持续推进。

    功夫不负有心人,通过两年多的努力,住建部及其世界遗产专家委员会对我市申报世界遗产工作有了进一步的了解,我市申报世界遗产工作已在住建部挂上了号。

    国内外一些世界遗产著名专家还为我市申报世界遗产工作提出了许多意见和建议——

    “自然植被、森林生态和具有文化价值的喀斯特景观的结合具有重要意义,能够让我们领略到这些提名地超乎寻常的自然美。”

    “该提名地是展现少数民族历史和文化与具有喀斯特环境特征的山地——峡谷地貌关系的杰出代表。这里的喀斯特文化体系在该地区乃至世界都是唯一的,该提名地在中国的世界遗产地里面,甚至在世界上将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传统村落和利用喀斯特环境的代表。”

    “关岭地质公园的三叠纪古生物化石群完全满足世界遗产第8条标准……”

    经过不断的学习和探索,“申遗”的面纱已被撩起,轮廓已逐渐清晰。围绕这些意见和建议,安顺将继续做牢做实前期基础工作,力争在2020年成功申报世界自然文化双遗产。

    “申遗”,我们来了。(记者 罗希)

[责任编辑: 吴雨]

相关阅读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1694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