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贵州频道
贵州频道 返回首页
>>正文

吴波:后坝和谐大家庭的“管家”

2017-06-06 15:51:54  来源: 新华网

    新闻提示:吴波,11岁死了母亲,13岁连父亲也追随母亲而去,年幼的他只好带着三个妹妹,寄住在爷爷家。或许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吧,13岁,鸡鸣起床,每天步行三小时到镇上中学读书;20岁那年,高中没毕业,他就回到后坝,在农民夜校教书,第二年在党湾完小代课,养活兄妹四人;1995年全村拉电,拉开了他带着村民干的序幕,安电话、种植业、养殖业、出外打工、修住房、建广场……作为凤冈县永和镇后坝党小组组长的他样样走在前头,使村民的日子越来越好。

  新华网贵阳6月6日电 题:和谐大家庭的“管家”--记凤冈县永和镇后坝党小组组长吴波

  通讯员 汤莉

    吴波扯了扯上身的衣服。河里的绿水在他身后随风起伏。

    望着前面满坝村民,在后坝广场上随着音乐跳坝坝舞,他会心地笑了。

    往事电影般一幕幕浮现:1995年,对,是那年的秋天,谷子刚黄,村里来开群众会动员集资拉电,那会儿,大家肚儿都填不饱,还要拿钱拉电,大伙肯定不愿意,这事也就被村里搁置。

    “后坝后坝,落后真可怕!”就这样,这句话在凤冈县永和镇流行起来。吴波没放弃,本身也不服气。

    于是,他挨家挨户费不尽的口舌把后坝五大队110户(460多口人)人家动员起来,先按每户80元,再按人头算(每人100元),集资6万多元。买了20多根电杆、电线,从县城请来安装技术员,准备从10多公里外的蜂岩镇朱场拉到后坝,却在这里打杵了,原因是立电杆,就会损坏7家刚黄的谷粒。不用200块钱置换(那会儿,吴波工资每月才52元),朱场的陈光卫硬是不让那根电杆立在他家田里。想到朱场境内就有7根电杆,每根都要200元,缺口就大了,吴波急了,上完课,连夜赶到陈光卫家,厚着脸皮不走,一直纠缠,陈光卫经不住磨才答应200斤谷子在他家田里立一根电杆,其他6家每根50元,包终身。等谈妥,天边已露鱼肚白。

    开工至照明,不到一个月,后坝告别了点煤油灯的历史。村民们依稀还记得,那是一个不眠夜。吴波将管帐的、监工的、采购的叫到现场,当着110户人家将帐目一一公布后,村民们各自出节目,热闹了整夜。也就在这次,吴波在后坝奠定了他的“管家”地位。

    也因他工作敬业,良心好,有群众基础,97年,吴波加入中国共产党。刚入党,他就充分发挥党员带头作用,带着群众干。

    也在这一年,党湾所有的村民接电话都要去永和街上,吴波带头安装了电话;县里刚开始推广科学化种植,水稻两段育秧,玉米营养块移栽,吴波带着村民首先干,邻近的村民笑话他:“不务正业,浪费时间!”“你那样种,就是秧子上直接接大米我也不那样做庄稼,这不是和老祖宗对着干么?”“丢下去就长的货,分东西向,还要拉起绳子整,这不是扯淡么?”……

    当年的收成却将这些讥讽话打得“七零八落”。每亩田收1000到1400斤谷子,是传统种植的一至二倍;每亩土收1200多斤玉米,打破以往每亩不受灾害也只收500斤的纪录。

    尽管生产上去,村民们不饿肚子了,但读不起书的人家依然占大多数。

    穷则思变,变则通。吴波脑筋急转弯,动员他的三寸舌头户户作工作,发动后坝青壮年劳动力外出“刹广(打工)”找钱,前后去广东、福建等地的人有169人,而今用打工赚的钱,陆续在后坝修了111栋小洋楼,有高达30多万的,最少的改造房也有10多万。后来往来的客人赞叹:“后坝最漂亮的房子是‘打工仔’修的!”

    据后坝人保守估计,在外有100万、200万、300万的老板有好几个。后坝村民也从2011年人均收入4000元递增到了10000元以上。

    “那算什么?他救了好几家人的命……”原来,2006年9月的一天,张显兰的儿子张佳乐从二楼摔下来,受伤严重,其丈夫在广东打工,张显兰抱着儿子跑到后坝小学找中巴车送,车主以去永和镇不划算为由推拒,着急的她边哭边跑到路边拦车,正碰上从后坝小学出来的吴波,吴波看到孩子伤重,马上用摩托车将母子俩送到镇上医院,医院没法,让转去凤冈县医院,吴波找来张显兰的大哥帮忙送上县城,才保住孩子的腿;

    “别慌,赶快送医院,耽搁就没命了!”2013年农历五月二十三日,李保权发现妻子谢明坤全身发抖、头晕、眼花、抽筋,并且出现了呕吐、大小便失禁等情况,吓得没了主张,找到当时正在烤烟房修机子的吴波拿主意,吴波一看谢明坤状态,发动皮卡车(烤烟车)迅速送临近的蜂岩镇医院,途中,李保权想接上在峰岩镇朱场街上居住女儿李敏,但吴波严厉拒绝:“不接,救命要紧!”……事后,李保权逢人便说:“我妻子的命是吴波给的。”

    ……

    “后坝的党小组组长吴波了不起,一个微信捐款一夜可达13万元多。”2016年3月的一天,县委常委、副县长、党湾村挂职第一书记胡万祥在后坝调研发现村民都在谈微信捐款的事,细细打听才知道原委:去年2月10日,为满足邻里愿望,吴波组建一个“后坝和谐大家庭”微信群,就把邻里愿望说了,顺便吼了声:“我们要干!谁愿意捐钱……”

    话没说完,吴世军带头捐款6666元、接着吴秋果8888元,7777、6000、5500……凌晨3点多一点,捐款已达13.1万元(三天不到,捐资超出16万元)。这夜,吴波兴奋得一夜睡不着。第二天一大早,吴波将党小组成员组织起来,民主成立“后坝广场修建领导小组”,吴波任组长,负总责;明确监工有吴波和谭刚,材料监督有吴超、冯伦明,财务由冯伦明、吴超、吴传明共同管理。

    当天,吴波将上午议事事宜在微信群众公布。然后,他带吴传明和吴超在县邮局、和信用社各开一张卡,卡由吴传明保管,密码由吴超管理,需支出,单据或发票必须由吴超审,吴波签字,才能在冯伦明处拿到钱;要到银行取钱,也得吴超、吴传明俩到场才办得到款,提出钱后,由管现金的冯伦明打领条,方能领到现金。

    有了“起火烟”,广场迅速开工。期间,修广场的师傅没地吃饭,朱俊凤(吴波妻子)承担;晚上工人加班赶工期,要宵夜,朱俊凤煮,满桌子菜,都靠朱俊凤一个人弄。据邻里算,至少工人加班赶工,粗打400人次,朱俊凤就煮了400人次的大白饭。

    “一个广场,吴波是亏大了……”这话得从广场开工说起,每次进城或到镇上买材料、请师父,为避免闲话,吴波自己开车带村里的人一起去,几个人吃饭,吴波自淘腰包,油费吴波倒贴,且不说包工人宵夜、师父吃饭,这损失算起来,不知为后坝节约了多少。

    算算,安电话、种植业、养殖业、出外打工、修住房及公路、建广场……他样样走在前头,使村民的日子越来越好。

    “后坝后坝,干起来真可怕!”如今,这句话却成为永和镇干部群众的口头禅。

    

[责任编辑: 实习编辑周继]

相关阅读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096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