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贵州频道
贵州频道 返回首页
>>正文

复活的石阡印染

2017-05-17 10:19:35  来源: 贵州日报

古法蓝靓印染。

    石阡印染最后一位仡佬印染传承人赵运祥在2003年停工后,印染不在日常劳作里生生相传,日渐搁浅在时光的深处。一切关于手工劳作戛然而止,这个延续数百年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面临消逝的宿命。

    我们曾假设过多种石阡印染不会消逝的可能,如果是赵云祥的子女都还生活在农村,家庭需要印染技术继续支持家庭开支,也许他家的印染工坊不会这么早停止。在印染手工劳作停止后,也曾有一些当地人带着布来寻求染花,表达购买的想法,赵运祥也没有想过恢复技艺。已经有很多人来询问赵伯,为何不继续做。当地政府也曾来动员赵运祥制作。

    老人的言语表达并不愿意放弃印染手工的,谈起自己家的手工坊,眼里流露出无限惊喜,对印染的生命记忆充满情感链接。我们愿看到印染在村庄里继续生长,不停地追问赵伯:“你们会不会愿意再开始做?是不是有徒弟愿意学?”乡村文化持有者参与的发展可达至可持续之路。

    传统手工艺面临现代化发展的挑战,处于两难生存境地,尤其是以生计为传承动力的方式遇见了挑战,导致几乎每一个手工艺的消逝都面临自我生存语境的两难选择。以经济、产量、产品和市场导向衡量的非物质文化传承和发展,带来一个现代化的两难,传承人选择的是最佳捷径,而各方来往推动传承和发展的人群,无法在一个有效的体系下沟通和协商,制定共同的传承和发展策略,导致这项濒临失传的手艺保护一直迟迟未得到有效推进。

    大家都知道要传下去,但如何做?如何活起来?如何可持续?大家都在反思,如何行动起来,做手艺的具体传承,考虑更好的协作、分享和共进方式,探讨非遗的多元共生、融合发展路径。

    今天在这个节点上,印染碰到我们,可能技艺会修复,工坊恢复生产。而我们清楚,在以后的岁月里,是因为村寨内部内生性的文化认同和发展动力使其存活带起繁茂生长。老人在老屋里坐下,和我们摆着一些印染的事。“七七四十九天,她们就活转过来了。”赵运祥说的话添了灵光,时光在窗棂外镜像而来,老人们的身影散发着光亮。这样,能像蓝靛草一样不死,经历七七四十九天,总能活过来,使之长久在时间的轮回里往复再生。

    我们希望,记录的不仅是贵州手工艺的消逝,而是在行动项目中,引导更好的发展,让非物质文化遗产活起来,让手工艺传下去,让蓝花文化传习坊真正带动乡村文化复活,重振我们的传统手工艺。

[责任编辑: 邓娴]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00 - 2015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新华网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985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