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泉坪长官司
新华网 ( 2017-05-09)
稿件来源: 凤冈县对外宣传中心   作者: 王珺偲 安成勇
 

    龙泉坪长官司,是贵州东北部一个历史悠久的土司,始建于元代初期,直至明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改土归流废司置县。在诸多史料中对龙泉坪长官司的司治所在地、准确的称谓、长官的传袭世代都有不同的说法,为此抛砖引玉,以窥究竟。

    元代龙泉坪长官司

    龙泉坪长官司在宋、元代时期隶属于思州,曾也是思州宣抚司署治所。明代嘉靖《思南府志》记载:“元至元十五年,(思州)徒治龙泉坪,今小谷庄也。地有龙泉因置龙泉坪长官司附廓。后毁于火,移至清江。”由此可知元代至元十五年(1278年)思州宣抚司署迁至龙泉坪,与龙泉坪长官司署同廓,不久因司署失火,迁移至清江(今镇远清溪)。元代思州龙泉坪长官司署的所在地是在一个叫“小谷庄”的地方。而在许多相关文章中,大都注明是今凤冈县,其实这是一种误解。

    据凤冈苏正强前辈老师们的实地考证,德江县龙泉乡就设在龙泉坪,地名沿至今日。

    德江县龙泉坪背靠仙山,上有皇家屯,左有十二盘山,右有牛脑溪高山深谷,前有大塘河,有通往务川、思南等地的古道,有山有水,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在古代实为理想的战略要地。

    龙泉坪下有龙泉古井,水从一米多高形似龙头、龙口的天然石隙中流出,下落成井,龙井水流出与大塘河交汇后称“长官塘”,相传为长官练兵后沐浴之所。长官塘右侧称“教场坝”,现为一坝稻田,传为昔年练兵场地。龙泉坪至今还有“街道”、“炮台”、“银(盐)号”等地名,至今沿用。

    而小谷庄与龙泉坪相对,中间相隔大塘河,在现在的草山坝,星宿岩、梁家坝,官林一带,古时通称为小谷庄。草山坝至今仍有墓碑记载小谷庄的地名。碑文“......秀山地坝里板桥生长人氏,于同治甲子年入黔小谷庄陈家水井居住。”距离墓碑不远处仍然叫“陈家水井”。

    关于龙泉坪、小谷庄的记载中,《思南府续志·地理》中描写了这样一个地理特征:“五仙山,距城一百二十里龙泉坪,高万仞,标石笋五,四周陡绝,树木葱笼。”

    而龙泉坪背靠的山,现名仙山,就是五仙山的简称。其山高数百米,悬岩峭壁,现山林虽毁,已无树木参天,但是石笋、石峰尤存。距离和地理特征完全符合《思南府续志·地理》中的记载,所以元代思州龙泉坪长官司治所是在今德江县龙泉乡。

    在龙泉坪失火被焚之后,思州迁移至清江(今镇远清溪)后不久,思州在至元十七年(1280年)重新迁回龙泉坪。《元史》记载:“龙泉坪,思州旧治龙泉,及火其城,即移治清江。至元十七年,敕徙安抚司还旧治。”清江改为管内安抚司。

    元代的龙泉坪长官司的长官是张氏世袭。新《元史·志第十八》:“蛮酋张坤元,以功授龙泉坪长官司。”在明万历《黔记》中记载:“水德江,正长官张坤元,前元古思州苗叛。元相机设奇,屡战皆捷,授龙泉坪水特江长官司正长官,子应隆、应铭袭……因二田割据,以龙泉坪水特江司改置水德江长官司。”

    由此可见,张坤元是龙泉坪长官司的首任土司,他的两个儿子张应隆与张应铭都世袭了龙泉坪长官司土司。然而把龙泉坪长官司改成水的德江长官司的原因还得从“二田割据”说起。

    在《张氏族谱》中这样记载:“思州田仁厚不悦镇远知府田茂安据其地献伪大夏明玉珍,发兵攻龙泉坪小谷庄,后徙治思南,龙泉坪长官司改为水特姜长官司,后又改为水德江长官司。”

    “二田割据”原来是是田仁厚与田茂安引发的战争,这场家族内部战争还得从思州土司说起。

    在元代时期,思州土司田氏所管辖其地东起今湘黔边境,南迄黔桂边境,北连川黔边境,共辖一府、十四州、一县、五十二长官司,相当于如今的半个贵州省。民间有“思播田杨,两广岑黄”的谚语,此时也是思州田氏最鼎盛时期。

    元朝末年,朝政不纲,天下大乱,红巾军起义席卷大江南北,其间首领朱元璋已攻下南京,称吴国公;元帅陈友谅已在江州称帝,国号汉;另一元帅明玉珍则于至正二十二年(1362年)在重庆称帝,国号夏。

    在此乱世之秋,思州土司田茂烈病逝,由其子田仁厚承袭思州土司。至正二十二年(1362年),田仁厚将思州治所由龙泉坪移治都坪(今岑巩旧城)。

    此时,任镇远知州的堂叔田茂安趁田仁厚将思州政治、军事的中心迁移到较远的都坪之机,于至正二十四年(1364年)将镇远府、务川县、龙泉坪、水特江、思印江、偏桥、德胜寨、铜人大小江、省溪坝、大万山等处地方割据献于在重庆称帝的明玉珍。明玉珍接纳并授田茂安为思南道宣慰使,设都元帅府;授田茂安的长子田仁政为龙泉坪宣慰使、次子田仁智为镇远军民同知、三子田仁美为统兵元帅、新军万户将军。田茂安又将思南道宣慰司、都元帅府的政治、军事机构从镇远移治龙泉坪,从此,田氏思州分为思州、思南二政权。

    作为思州正统的田仁厚面对田茂安割地献大夏政权,制造分裂的行径,心中无限愤慨,寻找复仇机会。至正二十六年(1366年)九月,田茂安的“后台”明玉珍病故,田仁厚遂于至正二十七年(1367年)初率兵攻破龙泉坪,田仁政、田仁美战死,田茂安见状悲不自胜,亦抱病而亡,田仁智在镇远袭思南道宣慰使职。

    田仁智承袭思南道宣慰使之职后,省时度事,决心寻找新的“后台”保存自己,他看到朱元璋北伐中原得到巨大成功,兵威远振,在应天府(南京)称帝,国号大明,改元洪武元年(1368年)。于是田仁智遣都事杨琛前去归附大明,田仁智仍被朱元璋授封为思南道宣慰使,简称“思南”。

    思州田仁厚见思南田仁智归附了朱元璋,也派遣都事林宪、万户张思泉到南京向朱元璋献地归附,被授封为思南镇西等处宣慰使司,仍然简称为“思州”。至此,龙泉坪长官司纳入明朝版图。

    龙泉坪一战后,长官司变成了焦土,龙泉坪长官司的行政体系迁至水特江(今思南),改名为“水特江长官司”。龙泉坪长官司长官张氏也跟着迁徙到水特江,后改名为水德江,顺利成章的担任水德江长官司长官。

    明万历《黔记》《张氏族谱》均记载:张乾福,洪武二十三年(1391年)袭水特江长官司长官,传袭张沂、张源、张玉、张羽、张辇、张镫、张继恩、张镕至万历三十三年(1605年)改水德江长官司为安化县,再将安化县迁移至大堡,后改名为德江县。

    所以元代龙泉坪长官司的正长官传袭为:张坤元、张应隆、张应铭两代三人;副长官待考。

    明代龙泉坪长官司

    “龙泉坪长官司,元为思州安抚司治。洪武七年七月复置。”(《明史·地理七》)。复置地即如今的凤冈县城所在地,这里也因有“龙泉”而得名,称“龙泉长官司”“龙泉司”。

    明万历《黔记》记载:“(龙泉)所在城内西隅,予临泉上,徘徊者久之,怪石粼粼,水从石洞仄出,一见一否初出,汇一泓再出又汇一泓,从小渠度水关流驰城外,水味甘冽,居民往来井,井余流可灌田,水不甚深,相传龙潜未尽然矣。”

    由于元代龙泉坪长官司长官张氏已经转任水德江长官司长官,重新复置的龙泉坪长官司长官由安氏担任。

    明万历《黔记》记载:“安崇诚,京兆人,宋时平黔夷授义阳元帅,其子安武绍兴间偕兄安文同田佑恭东平保靖,西克马湖涪夷,擒龙泉叛贼任政隆,安文加封荣禄大夫,石阡、龙泉、葛彰、偏桥、思南土官皆其后焉。”

    此时的龙泉坪长官司无论是治所地、土司官等都已经不是元代那个曾是思州所在地的龙泉坪长官司了。

    在明代长官司土司属于正六品,在其行政体系中除了正长官外,还可有副长官、百户、巡检等职位,多为世袭。

    《黔记》龙泉土司土官世传中载:“安德麟,龙泉司人。父怀信以大潼长府内附,率所部蛮兵绝伪夏粮道,升镇远同知。麟以功授思州镇抚宣抚,废,改葛彰长官,兄德芳,授偏桥司长官。男永和,永乐元年功升随司办事长官,十一年改随府办事,十七年保任龙泉司正长官。”

    在《黔记》中还记载了龙泉司的副长官是朱氏世袭担任,朱旺,思州宣慰司头目,洪武二十五年(1393年)陞思州千户所镇抚;宣德七年(1432年)由其子朱泽保在任龙泉司副长官世袭,传袭朱澄、朱廉、朱应爵、朱贤、朱承勋。

    在龙泉司的行政体系中还有百户长官两名,一是冉氏百户,冉氏冉文虎原是元代水特江长官司长官,传袭到冉吴元时,归附朱元璋,然后冉吴元在洪武年间奉命征讨古州(今榕江县)等地,洪武二十六年(1394年)功陞龙泉司百户,传袭冉思忠、冉淮、冉纲、冉观斌、冉观阳、冉克明。

    第二个百户长官是何氏百户,何嗣昆,元代石阡司长官,洪武十五年同颖国公征古州铜关、江南等地改任龙泉司百户,传袭何珪、何德政、何文斌、何俸金、何俸科、何良弼。

    在《黔记》中记载的龙泉司正长官由安德麟之子安永和在永乐十七年(1419年)就任。那么明代龙泉坪长官司从洪武七年(1374年)重设至永乐十七年(1419年)的45年间,其长官司长官由谁担任,就没有明确的记载。

    但在《凤冈安氏族谱》中记载,明朝建立后,安德源于洪武元年(1368年)首任龙泉司正长官;后由安德麟在永乐元年(1403)从葛彰司副长官调任龙泉司正长官;再由安德源之子安永和在永乐十七年(1419年)承袭父职。

    两段记载就出现了出入,安德源,是在《黔记》没有记载的人,但是《凤冈安氏族谱》中记载的首任龙泉司正长官,并且他才是在永乐年间继任土司的安永和的父亲;记载中他任龙泉司正长官是在洪武元年,但复置的龙泉司是在洪武七年(1374年),所以《凤冈安氏族谱》中安德源的记载还需考究。

    安德麟,在《黔记》记载中没有担任过龙泉司长官,只提到改任葛彰长官,在葛彰长官司的正长官世系中,也没有安德麟其人,《凤冈安氏族谱》中记载了安德麟是葛彰司副长官调任龙泉司长官。《黔记》葛彰司副长官世系中记载副长官赵荣,都坪司人,在洪武二十五年(1393年)任葛彰司副长官世袭。所以,结合《凤冈安氏族谱》记载,安德麟极有可能是在洪武二十五年之前任葛彰司副长官。

    那么从洪武七年(1374年)至永乐十七年(1419年)之间,龙泉司的正长官究竟是谁呢?

    《黔记·土司土官世传》提溪司中记载:“提溪司,正长官杨秀纂,石阡龙泉司正长官,永乐元年保随(思州)司办事……十六年改本司正长官。”

    此段记载中的提溪长官司(今铜仁江口县)正长官杨秀纂就担任过龙泉司正长官,在永乐元年(1403)调任思州办事,永乐十六年(1418年)才改任提溪司正长官。所以,在永乐元年(1403)之前杨秀纂才是龙泉司正长官。而永乐元年(1403)杨秀纂调任思州办事之后,到永乐十七年(1419年)安永和任龙泉司正长官期间,或许正如《凤冈安氏族谱》中记载的安德麟于永乐元年由葛彰司副长官调任龙泉司正长官。

    在安永和之后,龙泉司的历任长官在《黔记》记载的是:安永和、安克敬、安纪、安演、安廷爵、安珤、安民志。

    《凤冈安氏族谱》记载龙泉司的历任长官是:安永和、安克俭、安纪、安演、安宝、安廷爵、安瑶、安民志。

    虽然这两部书中关于龙泉土司的承袭继任上有一定的出入,但是最后一任长官安民志在两书中都是大书特书的人物,在《黔记·忠臣列传》中还专门为其立传。

    明朝万历年间,龙泉坪长官司长官传至安民志,此时与龙泉毗邻的播州宣慰土司杨应龙四处攻城略地、烧杀抢掠、屠戮百姓,并在万历二十七年(1599)举兵六万,分三路杀向綦江(今重庆綦江),城破后血洗綦江,公开反叛,并扬言要攻打龙泉、南川等处。

    龙泉地处思南、石阡、务川西部,与播州相邻,是杨应龙东进思南、石阡、务川的必经之路、咽喉之地。虽然在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思石守备就领军两千移驻龙泉,防范播州,但兵微将寡,又无城可守,形势十分严峻,安民志甚为忧虑。于是安民志暗中与杨应龙手下提调巡警朱敬“好言结之”,经朱敬打通关系后,杨应龙便答应不攻龙泉。

    但播兵在龙泉附近的活动日趋频繁,虽然安民志得到杨应龙的承诺,但是内心还是十分惧怕。安民志又亲赴省城面见贵州巡抚郭子章,请得兵马五百回龙泉,又四处筹集资金修建哨卡堡垒。安民志请兵筑墙的行为深深的激怒了杨应龙,认为安民志筑堡、请兵“以将图我”。

    万历二十七年(1599年)十二月十八日,杨应龙令播州外司大总管何汉良和提调巡警朱敬统马、步兵数万,分五路攻打龙泉;十二月二十三日,播军进攻到龙泉外围的土缺河(今凤冈县城土桥河),与驻扎龙泉外围土缺河的明军冲杀数阵,播军未能取胜,便将土缺河围困。虽然播军在兵力上占绝大优势,但是明军的战斗力也不能小视,双方相持不下。    万历二十八年(1600年)新年刚过,正月初四,驻守龙泉的思石守备杨惟中留下把总李君宝协同安民志守卫龙泉,自称到思南去见思仁道布政司左参政和思石兵巡道副使等上官,领本部兵马退走思南鹦鹉溪潮底河。

    播军见驻守龙泉的明军大部撤退,正月初五寅时(凌晨3点到5点),便乘虚突破土缺河防线,数万播州苗兵将龙泉司和安扎在凤凰山(凤冈县城凤凰山)上的营寨层层包围。在播军潮水般的进攻下,午时(11时至13时)播军攻破龙泉司及其营寨,安民志在激战中阵亡,身首异处;吏目刘玉銮及其妻小被俘后全家被杀;龙泉司也被付之一炬,尽为焦土。

    此时思南、石阡、务川等地势如危卵,川贵震惊。播军正准备长驱直入攻打务川时,驻扎在南川(今重庆南川县)的石砫土司大败播军于邓坎(重庆南川县金山镇邓坎村),并乘胜追击连破播军七关,进军到播州境内,攻占龙泉的播军闻讯,于正月初六日撤退。

    播军撤退之后,那个战前带领大部队逃跑的杨惟中才从思南鹦鹉溪赶回,到达龙泉时看到断垣残壁、焦土一片、血红的龙泉水、身首异处的土司官安民志……心存内疚的杨维中在尸海血河中找到安民志的头颅和身体,合在一起进行了简单的安葬。

    万历二十八年(1600年)六月六日,平播大军攻破海龙囤,杨应龙自焚而亡,至此,“平播之役”宣告结束。

    播平之后,朝廷进行了大规模的改土归流。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在龙泉司旧地筑城建龙泉县,属石阡府管辖,凌鹏秋任龙泉县第一任知县。以安民志之子安养军任土县丞之职,世袭;副长官朱承勋任土主簿之职,世袭。至此,龙泉坪长官司也随之消亡在历史长河中。

    

 
(责任编辑: 实习编辑高春春 )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944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