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贵州频道
贵州频道 返回首页
>>正文

流浪海口两年 贵州娃回家

2017-04-28 10:50:34  来源: 贵阳晚报

给妈妈擦拭眼泪。

家人团聚

    经过海口、贵阳两地救助站及本报三方的共同努力,4月27日,离家出走两年多的遵义市播州区松林镇丁台村三木组的16岁少年刘远龙,在地处海口市的海南省安宁医院与千里赶赴海口的父母亲人团聚,血浓于水的亲情,两年多的寻找等待,此刻全部化成泪水。

    亲人相见

    相拥而泣

    下午6:50,海南省安宁医院住院大楼7楼,刘远龙的母亲徐明会、父亲刘德明、姐姐刘远凤放慢脚步,盯着眼前这名十六七岁的少年。双方对视了几秒钟,徐明会快步冲上去,一把抱住儿子,泪如泉涌:“儿啊,我终于找到你了,这两年为哪样不给家里回个信……”

    刘远龙趴在妈妈的肩上,什么话也没说,不停地用左手擦眼泪。父亲和姐姐不约而同地走上来,眼圈发红。

    刘远龙父亲刘德明说,两年来,我们去过湖南、广西、四川、重庆、云南等10多个省市,活也没得心情干。可以说,只要听说哪里有寻找男娃娃的消息,我们几乎都要找过去,但最终都失望而回。

    为何离家出走

    孩子不愿重提

    “小龙从小就很懂事,从来不乱花钱。”母亲徐明会介绍,他离家出走前读初三,在离家20多公里的寄宿制中学读书,每星期家里给100元(包括20多元的车费在内),他还省下了一些零用钱。平时也很少和同学到外面去疯玩,喜欢在家写作业、看电视。“他是2015年正月初七上午11点多离家出走的,当时我和他爸爸出去了,只有他和两个姐姐在家。”

    当问及“为何离家出走和怎么到海南的”问题时,小龙只是说,自己揣了几百块零钱出来的,其他的“都想不起来了。”

    安宁医院护士长蒋爱丁分析说,其实小龙非常聪明,也很听话,他并不是患了失忆症,估计是受到了强烈刺激(比如溺水或被抢劫、被骗),不愿提及之前很多事情。

    “我和他爸爸经常拌嘴闹点矛盾,但我们没有打骂过他。”徐明会说,我们觉得娃娃可能是受了不法分子的鼓动和欺骗(比如说帮助找工作等)才出走的,受骗后不愿告诉家长,怕父母责骂丢面子,所以迟迟不与家里联系。

    谈及回家打算

    他称还想读书

    根据有关规定,小龙是未成年人,认亲必须经过DNA比对这一环节。

    昨日,海口救助站给小龙做了DNA抽血采样。遵义市汇川区警方也派人带领小龙的父母在海口市龙华公安分局做了了DNA抽血采样,预计这两天即可出结果并进行DNA比对。

    “我们回家后,想让儿子先休息一段时间,把身体好好恢复一下,毕竟他一个人在外面这么长时间。”刘德明说。

    蒋护士长说,“孩子很聪明,我和年长的医务人员都把他当成自家的孩子。”

    小龙表示,回家后要读书,以后再也不会跑出去了,要好好学习,长大以后当老师或医生。

    还有多少孩子

    离家流浪他乡

    昨日,与小龙相处了两年的蒋爱丁护士长在微信朋友圈发文,表达对小龙的祝福:

    “赠人玫瑰,手留余香!又一次通过两地三方的努力,成功地为一位小朋友找到了家人。这个世界充满了爱,愿你在这爱的怀抱里健康成长,幸福生活!祝福你……”

    “家庭暴力、父母离异无人管教、厌学逃学、留守和困境儿童、家庭贫困外出务工、涉世未深受人欺骗等,是造成少儿离家出走流浪的主要因素。”贵阳市救助站相关负责人说,近几年来,每年由外省救助站送返贵阳的离家出走及流浪少年儿童达数百人,他们出走的原因,大都在上述六大因素之内,但随着各地对未成年人保护力度的加大,出走流浪少儿呈现逐年下降之势。

    这位负责人表示,根据省民政厅的安排,今年底前,我省将把留守儿童和困境儿童全部录入救助保护系统,最大限度减少他们的出走和流浪,保护其生命安全。(记者 曾秦)

    

[责任编辑: 邓娴]

相关阅读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888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