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贵州频道
贵州频道 返回首页
>>正文

湄潭7岁男孩成贵州省年龄最小的遗体器官捐献者

2017-03-29 11:46:07  来源: 贵阳晚报

医生向吕世顺作遗体告别

吕世顺生前与母亲在一起

    昨日6时40分许,遵义男孩吕世顺被送往遵医附院手术室。医生从他体内提取了双肾、角膜,以挽救他人生命,其遗体也被捐给了医学院校。

    现年7岁半的小吕成为贵州省目前年龄最小的遗体器官捐献者。

    捐出器官 将救4个人

    3月28日6时30分,遵医附院重症医学科第一病区,7岁半的吕世顺因病情恶化,被宣告脑死亡。吕世顺的父亲吕永昌、母亲耿立敏站在走廊上,均不忍去看孩子一眼,尽管他们知道,这是见孩子最后的机会。

    去年底,还在湄潭县洗马镇杨家山念小学一年级的吕世顺因病入院。经诊断,他得的是小脑蚓部占位、梗阻性脑积水、间质性脑水肿。

    在湄潭县医院躺了两个多月后,3月24日,孩子转入遵医附院。此时,已昏迷不醒的他只能靠呼吸机维持生命。3月27日,医生宣告孩子已经脑死亡。

    6时45分,医生推着孩子前往手术室。手术室外,吕永昌、耿立敏夫妇呆呆地坐在凳子上,一言不发。红十字会工作人员不时打开手术室大门,让夫妇二人签字。

    “孩子捐了双眼角膜,还有双肾,将救4个人。”遵义市红十字会工作人员罗福军说,接下来,孩子的遗体将被运出,家人可向孩子作最后的告别。“不告别了,看了更伤心。”家人说。

    病重期间 娃娃坚持学习

    湄潭县洗马镇杨家山村大桥组的一栋民房,是吕世顺的家。这里离他念书的学校,沿小路步行,只要5分钟。

    去年底,耿立敏发现,刚上一年级的孩子写字时,总是喜欢偏着头,“开始还以为男孩子到了这年纪,开始调皮。”

    耿立敏试着纠正孩子这个“坏习惯”,甚至还打了他,但并不见效。后来,孩子开始食欲不振,步态失稳,家人将他送往医院作检查。

    孩子的病情非常严重。”家人说,1月14日,院方给孩子下的《病危通知书》上写着:小脑蚓部占位、梗阻性脑积水、间质性脑水肿,“这是很严重的病,将危及生命。”

    面对这个结果,家人很难接受:“孩子平时活蹦乱跳的,怎么会得了这么重的病?”他们还带着孩子到重庆一家大医院检查。

    “结果仍然一样,医生告诉我们,孩子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去年农历腊月二十七日,回到湄潭县后,吕世顺住进了重症监护室。

    耿立敏说,孩子最爱学习,上学期末发成绩单那天,他已经行走困难。“他说,妈妈,你背我去学校吧,我要去拿成绩单。”

    快到学校门口,吕世顺让妈妈把自己放下来,吃力地走进校园,领回成绩单,生病坚持学习的他得了个中等。

    孩子离去 家人不忍告别

    2017年的春节,本应该是一个合家团聚的日子,可对吕永昌一家而言却格外苦涩。因为儿子生病,全家第一次在医院过春节。

    “浙江来湄潭帮扶的医生、遵医附院的医生都来会诊过,仍无法挽救孩子。”吕永昌说。

    吕永昌有两个侄子,一个在湄潭县医院工作,一个在遵义医学院就读。因为对医疗行业有特殊感情,春节刚过,吕永昌一家就做出了捐献孩子器官遗体的决定。

    “捐器官可以延续他人生命。”吕永昌说,孩子在湄潭住院期间,75岁的父亲,每天要坐10多公里的车,从乡下进城给孙子送饭。“病情没恶化时,孩子吃饭、睡觉、说话,都不像个得了绝症的人。”

    大约在20天前,耿立敏发现,孩子打手机游戏时,眼睛几乎要贴到屏幕,看电视也不像以前那样,拿着遥控器自己换台,吃饭有时喂不进嘴里。“有一天晚上,他悄悄告诉我说,‘妈妈我的眼睛看不见了’。”闻听此言,耿立敏眼眶一热,但又只得安慰孩子说:“没事,过几天就好了。”

    “在医院住了两个多月,没有见他哭过一次。”耿立敏说。

    8时30分左右,吕世顺的器官被送往外地,用于拯救4个人。他的遗体也被捐给了医学院校作研究。(记者 黄宝华)

[责任编辑: 实习编辑宋芳芳]

相关阅读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7147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