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贵州频道
贵州频道 返回首页
>>正文

古籍修复师的“修心”之路

2017-03-28 09:59:32  来源: 贵州日报

80后修复师王欢把修复好的书页用专业纸张隔离晾干。

    用毛笔笔尖轻点糨糊、用仿古纸补洞并进行流口、托裱、隐补,这就是王晓红每天的工作。修补期间,不紧要紧盯书页,还要“屏息静气”数小时,“很多古籍极为脆弱,一个轻轻的呼吸,都有可能把残叶吹跑。”

    今年56岁的王晓红是贵州省古籍保护中心第三代古籍修复师。而她自称“修书匠”。

    与其说是修书,不如说是修心。1979年,王晓红入职贵州省图书馆,1991年,调任古籍修复岗位工作至今,期间有16年光阴,工作室里只有她一位修复师,日日从清晨孤坐至黄昏,与古书为伴,与先贤对话。

    记者采访时,王晓红正忙活修补《东坡诗选》,这是黎平县图书馆的镇馆之宝。整本书泛黄脆化,如果手上稍一用力,书页立马支离破碎。

    王晓红的每一个动作如履薄冰,她特地挑选一张接近明朝竹纸的仿古纸作为原料,补洞后,再喷水压平、放吸水纸、倒页码、折页、剪修复后书页、捶平、压实等工序,整个修书过程,就如同度过一段慢时光。三百多年前一页纸经过这么一番修补,虽留有痕迹,但书的寿命至少可以“再活一百年”。

    据不完全统计,1992年至2016年,她修复了5666册古籍文献,尤其是将省图1938年至1942年抗战时期代管文澜阁《四库全书》之档案全部修复,使这部密藏在地母洞长达6年的国宝来龙去脉真相大白。

    “百年无残页,故纸有遗香”。用一双巧手,让故纸复活,让历史传承,存一份文化的记忆。自2007年后,贵州省图书馆陆续引进古籍修复人才,至今共有4位修复师,其中包括新入职的“90后”——24岁的蔡佰洋。

    从刚开始,觉得修书补画很枯燥乏味,到慢慢对书中的世界着迷,修复过程中的“另类阅读”,让蔡佰洋领略到古人的智慧、璀璨的中国文明。

    “我决定留下来,通过自己的双手,把书修好、把魂留住、让我们的子孙后辈不因缺页少章而遗憾。百年后,他们还能够顺利阅读手中书卷,欣赏前人留下的字画。”(记者 程洁)

 

[责任编辑: 实习编辑冉磊]

相关阅读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7065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