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贵州频道
贵州频道 返回首页
>>正文

海龙屯风云录

2017-02-03 10:44:59  来源: 贵州日报

屹立700余载的海龙屯飞龙关    

    一

    沉睡700余年的军事城堡海龙屯,历史之痕漫漶斑驳,岁月之殇早已结痂。

    仲秋,秋雨细洒,沾衣欲湿。

    出遵义,朝西北,往高坪,上空的云,灰色黯淡,一动不动。来到龙岩山东麓,海龙屯遗址终于在阴云中依稀显露。孤峰耸峙,地势险要,《明史》称其“飞鸟腾猿不能逾者”。

    这个曾经的反叛者的军事大本营,这个曾经称雄一隅的神秘王国,多少还有一层面纱。

    我脚下的这片土地,历史上被称为播州时,受辖四川。清雍正六年(1728年),遵义府由四川改隶贵州。四川盆地的南大门顺理成章地被翦削。

    明朝万历二十七年(1599年),播州宣慰使杨应龙,为了营造他的独立王国,欲望与野心膨胀,公开举兵反明。

    朝廷岂容得如此叛逆?急调大军进发播州。第二年初春,明军各路兵马陆续汇集播州近旁。李化龙持尚方宝剑,坐镇重庆,主持讨伐,浩浩荡荡,势如破竹。

    贵州巡抚郭子章坐镇贵阳,湖广巡抚支大可移驻沅江,逼近播州。

    明军分兵八路进剿:总兵刘珽出綦江,总兵马孔英出南川,总兵吴广出合江,副总兵曹希彬出永宁,总兵童无镇出乌江,参将朱鹤龄出沙溪,总兵李应祥出兴隆卫,总兵陈璘出白泥。如此排兵布局,足见神宗剿灭杨应龙决心。

    这在明朝历史上,堪称惊天动地之举。

    明军连破楠木山、羊简台、三峒天险、娄山关……

    杨应龙率兵决一死战。

    城下,几路大军夜以继日,轮番攻城;城上,杨氏殊死抗拒。

    六月初六,海龙屯,陷入重围。明军将领王鸣鹤,率先登顶。士兵逃跑无数。

    49岁的杨应龙,提着大刀,独自蹬马城廓,撒出身上所有钱财,要士兵顶住。他的人马稀稀落落,溃不成军。杨应龙眼里固若金汤的城堡告破,三十六街七十二巷,灰飞烟灭。他勒住马头,望落日的最后一缕血光,惨然而笑。有生即难。一度的强势与倾颓,荣光与悲怆,都如落日余晖在此戛然而止。却原来,千古春秋,不过一粒朝露,日出即逝。山中伟业,终归于土。

    他回到寝宫点起一把大火,火焰腾起,他与二妾周氏、何氏阖室自缢而亡。儿杨朝栋、弟杨兆龙被俘,余部22687颗人头落地,血流成河,哀号遍野。

    这场耗时114天的大决战,明朝以耗费白银147万两、伤亡4万余人的代价,平定了播州之乱。

    海龙屯陷落,杨氏执掌播州720余年的历史,宣告终结。

    十二月,李化龙班师回朝,并将杨朝栋等69人押解京师,磔刑于闹市。至此,平播一战以完胜结束。

    这场震动朝野的血雨腥风,史称“平播之役”,为万历三大征(朝鲜之役、宁夏之役、播州之役)之一。

    海龙屯是平播之役的主战场,见证了杨氏王朝的淫威,也见证了杨氏王朝的覆灭。

    沉睡700余年的军事城堡——海龙屯,历史之痕漫漶斑驳,岁月之殇早已结痂。2015年在波恩举行的第39届世界遗产大会上,海龙屯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受到普遍关注,也留下不尽的思索与话题。

碉堡遗址

   1 2 3 4 5 下一页  

[责任编辑: 实习编辑许思钰]

相关阅读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402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