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贵州频道
贵州频道 返回首页
>>正文

【网络媒体走转改】回家的路,他守了31年 一位铁警的“春运故事”

2017-01-17 15:29:12  来源: 新华网

[网络媒体走转改]回家的路,他守了31年

——一位铁警的“春运故事”

上图为2002年拍摄的刘志广工作照,下图为2017年1月13日拍摄的刘志广工作照

    新华网贵阳1月17日电(卢志佳 张月琳)31年铁路乘警生涯、510万公里,刘志广的大部分时间“守”在列车上;23个大年夜,万家灯火、合家欢聚时,刘志广行走在列车上,守护着乘客们的团圆梦。

    2017年铁路春运大幕开启,59岁的成都铁路局贵阳铁路公安处民警刘志广踏上了他值乘的最后一次春运旅程。高铁G1330次列车在刘志广的守护下,从贵阳北站开往上海虹桥站。

    列车飞驰,车窗如画。31年的乘警生涯,像车窗外的风景一般,随着刘志广的回忆一帧一帧快速翻过……

    1985年,刘志广走上乘警工作岗位。那时的他还是不到30岁的年轻小伙;那时的火车还穿着绿色的“外套”,吐着黑黑的“烟圈”。

    “我记得1985年贵阳到北京的硬座票价是40元,现在听起来钱不多,但当时我一个月工资才90元左右,顶多只能买贵阳——北京的来回火车票。”刘志广算道。

    1990年,刘志广开始固定值乘贵阳——北京两地往返的149次150次普快列车。

保证乘车秩序(上两图为春运资料图)

    “没想到这条线才跑了一年不到,就遇上了惊魂一刻。”刘志广回忆起九十年代初缉拿“东北虎”行动时的惊心动魄。

    1990年,从北京返回贵阳的149次列车在经停安阳站时,上来了十几个身着绿色军大衣是“大块头”。“他们一上车就像拿自己的东西一样翻旅客的行李,气焰十分嚣张,这样的画面在今天简直不可想象。”刘志广说。

    那个时候列车上是四警制,就是一列车上四个乘警值乘,再加上安阳站派来的几名民警,才勉强把这帮人包围了。

    刘志广还记得,当时他们收缴的管制刀具就有五把,一共抓获了13名犯罪分子。“现在一想其实很危险的,但那时候年轻,不管危不危险,只知道发生事了就得冲上去。”

    “那个年代车次少,列车上客流量特别大。春运期间,座位上、过道上到处是旅客,从车头到车尾走一趟就是一身汗,更别说还要应付时常发生的逃票、打架、偷盗这样的事情了。”刘志广坦言,当年的铁路春运生活很难熬,不管是乘客还是列车工作人员,一趟车下来都要“脱层皮”。

    单程2000多公里,车程近40个小时,刘志广一跑就是9年。

    车上的工作没有上级部门时刻监督,但刘志广还是尽职尽责,不敢有丝毫懈怠。“当时我们睡觉都是穿起制服的,因为随时会被喊醒,次数多了就懒得脱了。”刘志广说,这么多年,他的睡眠质量一直很差,经常失眠和半夜惊醒,就是那几年工作日夜不分落下的“职业病”。

    在这9年时间里,虽说贵阳到北京的硬座票涨到了100多元,但却不到刘志广工资增长后的五分之一;夏天炎热的车厢里有了空调;蒸汽火车也陆续退出了历史舞台。

送上热水让寒冬充满温暖(上两图为春运资料图)。

    车厢内的世界发生着变化,车厢外的变化更大。

    “变化最大的就是农村的房子,90年代初,这一路上能看到农村还有很多茅草房和土坯房,到90年代末的时候,基本就没有了,像湖南、湖北的农村还起了很多小洋房。”刘志广说。

    2015年,沪昆高铁贵州东段通车后,单位又安排刘志广值乘贵阳到北京的高铁列车。“2026公里,从贵阳过去9个多小时就到了,这个速度过去想都不敢想。”刘志广说,“现在可以网络购票,旅客不需要排队买票;物流发达了,行李、年货直接寄回家,旅客出行也不需要大包小包随身带了。乘客也好,工作人员也好,都比较从容了。”

    旅客出行舒心,刘志广的工作重心也有了转变,在高铁上值乘了一年多的时间,他除了对车上设备和行李物品例行检查,更多地是在巡视中对广大乘客进行安全提醒。

    “后面的行李箱是谁的?座椅后面的行李一定要注意安全啊……”高铁G1330次列车经停一站,一件行李在车厢后部“落了单”,刘志广注意到之后,马上提醒旅客停车之后要注意自己的行李。

    每到春运期间,刘志广工作就会格外仔细。“很多人辛苦一年,只为春节这一天,虽然现在治安环境好多了,但我还是要确保所有旅客都能平平安安、顺顺利利回家过年。”

    31年时间,刘志广在车厢里度过了其中的23个春节。

    车站、车厢、旅客和车窗外的风景,陪了刘志广半辈子。

    “31年,要离开这个铁路工作,突然又舍不得了。最后一个春运,好好干吧!”想到再有三个月就要退休,刘志广的眼眶红了。

   1 2 下一页  

[责任编辑: 曾鹏]

相关阅读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327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