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贵州频道
贵州频道 返回首页
>>正文

北横巷内 阅尽市井沧桑

2017-01-08 10:33:34  来源: 贵阳日报

巷子内仅存的老房梁。

    巷子内老墙老屋随处可见,岁月的斑驳与打扮时尚的居民形成鲜明的对比。

    巷子内的一段残墙上长着一篷野花,这仿佛是巷子生命的延续。

    侯玲珍老人家所居住房子朝门两旁青砖墙上还残留有当年绘制的“壁画”。

    白剑光站在四合院二楼的窗户边上望着院子里的一草一木,关于四合院的所有记忆,在他脑海里犹如一部黑白电影,历历在目。

巷子里处处透着旧时的生活气息。

    北横巷,深藏在繁华的贵阳市中华北路边上,与外面的光鲜不同,显得寂静和稍许陈旧。走进巷子里面才发现,这里是一个巷子迷宫,大小巷相互连通着,不认真记路,还极有可能走错路。而这里的青砖、石阶、木门、湿漉漉的老路、来来往往的老人,无不透露出老巷的沧桑,诉说着老巷的故事。

    “嗡……”

    北横巷内,两扇破旧厚实的木门因被雨水打湿,以致开门时发出这样低沉的声音,打开木门的,是在此居住了几十年的85岁老奶奶侯玲珍,见到有人拿着相机拍照,老奶奶一脸慈祥地打着招呼。

    “小伙子,又来照相了呀”!

    巷子内的一些古老建筑,总能够吸引文艺青年和历史爱好者的青睐,以至于侯奶奶经常在打开她家那两扇朝门那一瞬间,总是时不时地能看见有人拿着相机拍个不停。

    侯奶奶家所住的院子,是如今看上去保存最为完整和最气派的老居所。尽管非常破旧,但青砖砌成的围墙和朝门,仍能让人感受到这座破旧的住宅在百余年前曾是北横巷内数一数二的豪宅。据侯奶奶介绍,这座“豪宅”原本是一名国民党专员的宅邸,后来侯奶奶老伴的舅父将其买下居住,因舅父没有子嗣,在其去世之后,就将这座宅邸送给外甥居住。

    侯奶奶也就和老伴在此住了几十年,生儿育女,见证岁月沧桑。

    据巷子里的老人介绍,建国前,北横巷里有一座寺庙,庙里有三棵古树:两棵银杏和一棵皂荚树,足有两三人合抱那么粗,因此那时的北横巷是叫昄章庵(音),解放后才又改叫北横巷的。

    “几十年前的北横巷,那个才叫漂亮哦,路面全是大青石板铺成,巷内的各家院子里有花有鸟又干净,可比现在的花园漂亮多了,其中的几户人家还不准别家小孩来玩,生怕弄坏了院子里的东西”。在此居住了60多年的老居民白剑光见有人在巷子里拍照,他也热情地向来者介绍他曾见过的最美的北横巷。

    白剑光6岁在此居住至今,在他的记忆里,北横巷里曾经有几座“豪宅”,是个富人居住的地方。他如今居住的破楼,原先是个非常漂亮的四合院,院子前后,有十多块石板做的大水缸,水缸里养着金鱼和莲花,水缸并不是特意为养鱼准备的,而是用来蓄水防火用。

    他家的邻居,四合院一侧的房子里,曾经住的是一位开染坊的孤老太太,老太太每天由四合院离开前往位于喷水池的店铺做生意,晚上才回,以至于白剑光与她的交流很少。不过老太太去世后,白剑光还开车为其送葬,而老太太所住的房子也随即被充公。

    巷子里住着富户的事,除了残留的青砖朝门能够印证外,还有一则流传至今的故事也能说明当时的富户足够富裕。据巷子里的老人们介绍,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北横巷内一户人家在修建围墙时,竟然从地下挖出了一堆银锭,这堆银锭足有40多斤重,后来该户人家将银锭上交给了政府,政府也因此奖励了一台黑白电视机,在当时那个年代,黑白电视机还属奢侈品,此事曾在巷子里引起不小的轰动。

    其实,北横巷内不只有富人与市井生活。

    据云岩区地方志记载,北横巷内还走出过轰动一时的历史人物——张先培。资料显示,张先培祖籍贵州麻江县,生于官宦世家,在北横巷内出生、长大,少年时离开北横巷前往北京陆军贵胄学堂学习,毕业后供职军谘府测地局。1911年11月,立志破除满清封建统治的张先培加入了同盟会京津支部,1912年1月,在北京与杨禹昌、黄芝萌等革命党人准备暗杀袁世凯,事败被捕后被残忍杀害,时年22岁。孙中山先生知晓此事后,还在北京亲自主持了张先培等烈士的迁葬仪式。

    如今,北横巷内早已不见张先培故居痕迹,只存遗址供后人瞻仰;开染坊的老太太也已去世多年,只留空房让今人遐想。不过白剑光和老伴却依旧住在老房子里,其实他家在东山有宽敞的房子,只是白剑光舍不得离开这居住了几十年的老地方。

    “住这里舒服嘛”,白剑光说。

    的确,一个舒服,道不尽白剑光对“故土”的眷恋。(记者 徐其飞 文\图)

[责任编辑: 谢素香]

相关阅读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2669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