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贵州频道
贵州频道 返回首页
>>正文

马拉松“替跑”如何破题?

2017-01-03 19:37:41  来源: 新华社

    新华社厦门1月3日电 题:马拉松“替跑”如何破题?

    新华社记者刘旸 沈楠 颜之宏

    “新年第一跑”厦门国际马拉松1月2日开启了2017年中国路跑大幕,3万名跑友接受了号称“史上最严格”的选手检录,目的只有一个——保证公平,严防替跑。

    三道关卡能否确认“你就是你”?

    2016年12月10日,厦门(海沧)国际半程马拉松赛中发生两名跑友猝死事件,其中一名跑友系替跑者。替跑为赛事带来的管理风险以最极端的形式出现。厦马组委会直面压力,对2017年全马赛事检录程序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以防止类似悲剧发生。

    厦马组委会设计了三道关卡:第一是安检口,不携带号码布者不允许入内;第二是分区入场检录,不同出发区域的跑者须从不同入场口进入赛道,分区存包;第三是芯片计时检录,芝华安方作为芯片计时商,可迅速查出芯片与号码布不匹配的人员。

    具体来说,第三关可以阻止以下几类跑友:无芯片人员、佩戴非本场赛事芯片人员、芯片显示参赛号码与本人佩戴号码布上的参赛信息不一致的人员、以及不在号码布显示相应区域出发的人员。

    但是问题来了,“史上最严”的三道关卡能否像火车站检票和机场安检那样确认“你就是你”?答案是不能。

    记者向厦马组委会相关负责人咨询了解到,按照目前的技术手段和安保力量,在1至2小时内将3万人的身份一一对应地核检,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业内认为,如要做到身份一一核实,赛事组织流程会发生巨大变化:参赛包不可代领,更不可邮寄;须采用人脸或指纹识别等新技术,在报名时建立对应信息;大幅增加安保力量,延长检录时间;甚至缩小参赛人数规模,凡此种种均给广大跑友参赛带来不便。有的主办方采取一次性手环的办法,但若提前发放则一直不得摘掉,一旦发现造假还要再增加甄别手环真假的流程。

    智美体育集团副董事长张晗认为,在检录上防查替跑是“堵”的思路,应对替跑现象应更多采取“疏”的办法。“赛事组织环节每一个变动都要做审慎的评估,一项变化可能在解决了一个问题的同时引发了其他问题,影响到跑者体验。从根本上解决替跑难题,要在跑友群体中建立规则意识。”

    官方“退出转让”机制能否杜绝替跑?

    记者通过向多名跑友发放问卷调查了解到,“替跑”现象在跑步圈内并不罕见,很多受访跑者承认自己曾有过转让名额和替跑行为。与过去专业运动员“替跑刷成绩”的作弊初衷不同,现在很多跑友因为“摇不到号”才去“买号”,报上名的跑友或因行程临时变动而不能参加而选择“转让”,如此自发形成“私下交易”的市场。一些跑友建议,能否建立官方的“退出转让”机制,满足不同跑友的需求?

    厦马组委会相关负责人认为,从报名收集信息、到身份核对、制作号码布和芯片,再到买保险,人员不断变动,会带来大量竞赛工作调整,建立官方退出转让机制需要设定一定时间门槛,对于跑友来说仍要面临在时间门槛内的不确定性。如果退出转让收取一定手续费的话,仍然不能解决“私下交易”问题。

    在张晗看来,要让跑友珍惜来之不易的参赛资格,如果名额可以随意退掉或转让的话,跑友可能会产生两种心理,一是“先占个位置”,去不去再说;二是不着急,临近再去买号,这会让报名流程更加复杂化,甚至产生“黄牛”。官方机制从技术角度来说可以实现,但难以从根本上引导跑友放弃私下附着人情关系的赠与或转让。

    业内人士介绍,很多世界顶级马拉松赛都不会建立参赛资格的官方退出转让渠道。有的赛事允许跑友“旷跑”,资格保留至下一年,但不退报名费;有的赛事提供公益名额,为没有中签的跑友提供二次选择的机会,但都是本着规则意识,引导跑友珍惜参赛机会。

    国家体育总局田径运动管理中心马拉松办公室主任水涛则表示,建立跑马资格的官方退出和转让机制不失为解决替跑难题的方法之一。“我们会听取一些赛事组委会的意见,如果建立这样的机制,应怎样设定操作流程,我们会在马拉松年会上研究和讨论这个问题。”

    替跑发生意外责任谁担?

    2016年底厦门(海沧)半程马拉松赛替跑者猝死事件发生后,法律责任问题摆上桌面。记者采访时发现,无论跑友还是赛事主办方,都期待法律上能够明确这样的意外应该由谁来承担责任。

    记者通过咨询相关领域律师了解到,替跑者如果发生意外,因其不是被保险人,从而不能得到保险公司的相应理赔。赛事组委会在普遍不能实现身份一一对应检录的情况下,如在赛事章程中明确规定,不得私下转让参赛资格,主办方对此几乎没有责任,转让者要承担这一违规行为的责任,也就是要接受赛事组委会和主管机构的处罚。

    福州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刘清生认为,转让发生时,有无证据证明转让者对受让人进行相关风险提示;是转让人主动,还是受让人主动,是判断当事人是否存在过错的重要因素。如果转让者和受让者自愿“达成交易”,那么双方都有错误。

    刘清生认为,如果转让是通过第三方达成,那么转让者则只要承担违反赛事规定的责任,中间人对受让者有风险提示义务。如果没有证据证明转让者能够意识到一定会发生损害和风险的话,那么无论从侵权还是违约角度,对转让者追究事故责任都难以成立。

[责任编辑: 谢素香]

相关阅读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238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