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贵州频道
贵州频道 返回首页
>>正文

心无边界 感动你我——里约残奥会开幕式侧记

2016-09-09 09:34:13  来源: 新华社

  新华社里约热内卢9月7日电 题:心无边界 感动你我——里约残奥会开幕式侧记

  新华社记者姬烨 何军 郑直

  人可以有残缺的身体,但不会有残缺的生命;人可以有梦碎的瞬间,但不会停下追梦的脚步。9月7日晚,在“足球圣殿”马拉卡纳体育场,2016年里约残奥会开幕式展现出“心无边界”的无穷能量,一幕幕演出感动着世界。没有人规定运动一定要用手用脚,只要敢于梦想、付诸行动,每个人都可以成为运动家和人生的强者。

  当里约夜幕降临,国际残奥委会主席克雷文出现在开幕式现场大屏幕里,这位前轮椅篮球运动员起床、洗漱、打包,行动敏捷,迫不及待。他从残奥会起源地英国曼德维尔乘机飞往本届赛事举办地里约热内卢,一路经过巴西北部城市贝伦和东北部历史名城萨尔瓦多和累西腓等,东道主的自然和人文之美尽显无余。

  而克雷文本人穿过体育场过道,出人意料地现身开幕式现场观众席。在聚光灯下的他用力拉下绳子,从体育场屋顶降下15米长的数字“10”,开幕式倒计时就此开始。

  在全场观众的齐声倒数中,10到1的巨幅数字接连从体育场顶端落下,以顺时针的顺序绕场一周。大幕揭开那一刻,极限轮椅运动员阿伦·福瑟灵厄姆从体育场一侧的17米陡坡上滑下,冲破象征“0”的黄色圆圈飞向天空。谁说坐轮椅不能飞?福瑟灵厄姆并没有把轮椅当做残疾人的设备,他说:“如果有车轮,为何不尽情享受?”

  车轮在人类历史长河中的作用不可或缺,这个简单的东西让人类拥有了令人惊叹的发明。有了它,方便了婴儿、孩子和老人出行,同时也让行动不便的残疾人受益。

  舞台中央,7岁男孩佩德里尼奥拿着手鼓独自表演。之后,以他为圆心,出现了车轮的另一种表现形式——圆圈桑巴舞。在这一充满巴西风情的“车轮”中,巴西音乐家手持乐器围坐成一圈,一个接一个地演奏。

  在投影配合下,整个舞台似乎都旋转起来,观众可以看到巨大的齿轮和引擎的转动。与此同时,红白两色的巨大车轮、轮椅和轮椅自行车来到舞台,上演了“车轮大游行”。而当一曲终了,一切归于原点,代表着桑巴未来的小男孩佩德里尼奥再次为世人奉上手鼓独奏。

  视频中,残奥会10金得主、巴西著名残疾游泳运动员丹尼尔·迪亚斯在大海里尽情遨游;舞台上,巴西东北部狂欢节中代表性的大木偶手举气球入场,海鸥从它身后成排飞过。日出之后,伴随一曲《那一个拥抱》,在舞台上的海滩,人们逐渐增多。在里约,海滩是一种生活方式,让整个城市的生活慢了下来。这里有体育、舞蹈和浴场,也有各种市场。

  随着音乐节奏转变,海滩上卖饮料的商贩变成鼓手,晒太阳的人用伞当道具。之前还杂乱无章的慵懒海滩瞬间上演“快闪”,海滩变成了大派对。欢乐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转瞬间到了日落时分,海滩上的人们转向同一方向,延续当地人的习俗——为日落鼓掌。

  巴西钢琴家若昂·卡洛斯·马丁斯弹奏出巴西国歌,巴西国旗徐徐升起。

  为了让残奥运动员观看更多的开幕式表演,运动员入场环节在表演开始18分钟之后就进行。

  轮椅击剑运动员荣静高擎五星红旗引领中国队入场,本届赛事中国代表团有307名运动员,是参赛人数最多的代表团,也是中国参加在境外举行的残奥会运动员人数最多、参赛项目最多、代表团规模最大的一次。

  每个代表团前面有一个手举拼图的引导员,拼图一面是国家名字,而另一面则是参赛运动员的照片。待东道主巴西代表团入场之后,拼图的最后一块完成。全部参赛运动员的照片,在舞台中央拼成一颗心。灯光熄灭,红心闪亮,全场观众一起感受心跳的声音。这时候,心生出了色彩斑斓的花草鱼虫,突破了边界,创造出新生。

  绚烂的焰火之后,马拉卡纳体育场的灯光全部熄灭。400名演员手持类似于白色灯管的盲杖入场,杖起灯亮,杖落灯灭,在全场“黑屏”的烘托下,白色和黑色两个最简洁的颜色仿佛让世界停滞。

  盲杖组成了巨大的眼镜,提示观众闭上眼睛,体验在形、声、闻、味、触这五种感觉中,失去视觉的感受。盲杖又变成了节奏鲜明的音乐均衡器,人们的听觉发挥了作用。盲人舞蹈夫妇雷娜塔和奥斯卡翩翩起舞,两人的舞姿在背后的屏幕上放大,让观众体会到舞蹈中两人的互相触碰。

  这一切都在让人思考:当缺少了五感中的一感时,我们需要发展一种新技能去弥补、去超越。达·芬奇在1487年前后创作的世界著名素描维特鲁威人出现在大屏幕,但这一完美比例的人体正被重新塑造,投影打造出的万花筒让人们看到无数个新的、并不完美的人体。

  舞台变成了绿茵场,两个乐队在球场两侧比拼演奏,残奥会的运动项目标识在屏幕上活灵活现,将人们带入了比赛氛围。

  尽管身体残缺,但运动依旧。视频中,一名巴西爸爸为了帮助自己残疾的孩子实现踢球的梦想,专门设计一款球鞋并推而广之,这款球鞋可让无法站立的孩子和家长的脚绑在一起。挣脱残障的束缚,站在绿茵场上,孩子们的笑脸令人动容。这些孩子和家长一起来到马拉卡纳,手持残奥会会旗入场。

  在里约奥运会开幕式上,巴西“国宝级”名模吉赛尔·邦辰演绎了依帕内玛女孩,她在马拉卡纳体育场的走秀征服了全世界。而在残奥会开幕式上,2014年索契冬季残奥会单板滑雪铜牌得主、膝盖以下被截肢的美国影星艾米·珀迪,成了残奥会开幕式上的“邦辰”。

  她与一只机器人手臂“斗舞”,机器人不断给她设计更难的舞步,但她都全部完成,并且依靠对手无法完成的动作获得胜利。在与科技的比拼中,人类可以凭借情感、创造力、自发性甚至不精准取胜。

  残奥圣火在巴西5座城市及残奥会发源地进行传递后,终于来到马拉卡纳体育场。共有四名残疾人运动员传递火炬,第二名火炬手、曾参加1984年残奥会的马西娅在传递过程中跌倒,但她拾起火炬继续前行,现场观众起立为其鼓掌。

  最后一名火炬手、获得6枚残奥金牌的巴西游泳选手克洛多瓦尔多·席尔瓦来到主火炬下面,在大雨中,使用轮椅的他面对数级台阶无法继续前行。

  这不禁让人发问:为什么这世上有如此多的台阶?我们的空间建造能否让每一个人感到便利?我们在设计城市时,为何在无障碍化方面如此低效?在一阵僵持过后,台阶上出现了可供轮椅经过的坡道。席尔瓦用手驱动轮椅爬坡而上,成功点燃火炬。圣火盆背后是代表万物能量之源的太阳雕塑,这一巨型雕塑不断旋转,代表生命的律动。

  在全场的大合唱中,狂欢渐渐接近尾声,而里约残奥会大幕刚刚揭开。

[责任编辑: 周雪]

相关阅读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536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