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贵州频道
贵州频道 返回首页
>>正文

八旬老人雷月琴护河32年:我心中有条清澈的南明河

2016-09-08 10:32:05  来源: 贵州日报

“我心中有条清澈的南明河”

——八旬老人雷月琴32年护河记

  行走在阿哈水库最大的水源金钟河边,雷月琴老人执着“护水”。刘辉 摄

   9月2日清早,趁着日头还没有出来,79岁老人雷月琴出门了。

  一条藜杖,一个挎包,这是她的巡河“伴侣”。“膝盖有些拉伤,加上腰杆疼的老毛病犯了。”雷月琴说,藜杖得支撑她走完近10公里。

  “河水清澈见底,可以直接挑来喝,闲的时候可以结伴到河滨公园游泳。”这是雷月琴童年记忆中美丽清澈的南明河。

  一晃几十年,贵阳城逐渐繁华的同时,南明河等几条河流的水质却大不如前。“黑废水、白泡沫,把南明河变成了一个大染缸!”雷月琴与护水结缘,初衷是为了记忆中清澈的南明河。

  此行目的地是阿哈水库,贵阳市“三大水缸”之一。前段时间,云岩区金关村六组沙河老水井村寨的排污管被暴雨冲断,每天近3吨生活污水、养殖排水及工程废水未经处理就排进河道,最终流入阿哈水库。雷月琴心急如焚。

  到达后,管理处工作人员熟络地和雷月琴打招呼。

  行不多时,瞧见两个年轻人在水库核心区的岸边架起了钓竿。雷月琴颤巍巍走上前去,劝他们将钓竿收起来:“年轻人,晓不晓得阿哈水库是我们的饮用水源地,鱼饵对水质的影响有多大?”

  同行的志愿者告诉记者,每每遇上这样的情况,雷月琴会不留情面地直接说“绝对不行”。

  年轻人悻悻地收起鱼竿,边走边嘟囔着“多管闲事”,雷月琴微微一笑,俯身去将他们留下的塑料袋、塑料瓶捡拾起来。

  “我都习惯喽!”不被理解、被抱怨多管闲事,在雷月琴的护水生涯中屡见不鲜。

  前不久,不听劝诫的钓鱼者一把扭开雷月琴拾捡塑料瓶的手。“我的手指当时就被扭得生疼,肿了好多天都不能动弹。”。

  然而,这些没有阻止雷月琴的护水决心。

  走访巡视完一圈,雷月琴拿出环保笔记本详细记录污染源、排水口具体位置与状况等。重点观察对象被她用红笔数次圈画。

  雷月琴的本子里,还夹着6张手绘南明河污染地图。不仅按照南明河的走向标注出严重影响河流水质的各出水口,“各支流的河水颜色、气味等,都一目了然。”

  1984年从贵阳市物资回收公司退休,至今32年,雷月琴几乎每天都会沿着南明河、小河、中曹河、花溪河走一走。

  沿河的居民楼、商店、餐馆的生活污水大都直接排向河里,于是,逐个记录下来,事后一一蹲点劝诫。

  这么多年,雷月琴不断面对“破坏与劝说的较量”,“以前大家的环保意识不强。”她愿意尝试去改变这种状况,哪怕她的力量很微弱。

  2008年的一天,大雨倾盆,雷月琴冒雨到花溪河沿线查看水质。走到龙王村时,她发现有一大股污水直排入中曹河。为了找到污水的源头,雷月琴连续3天去现场查看,弄明白后,她立刻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

  “从那时起,我就觉得自己应该画一张图,把自己所了解到的南明河受污染情况记录下来。这样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时也更简单明了。”伴着每周多次对河流的踏访,雷月琴不断更新着手绘地图。

  2012年5月,遗留污染源标注图;2015年11月,污水处理厂分布图……如今,地图已经更新到第6版。

  巡河结束,踏进雷月琴的家门,屋里的整洁干净让人讶异。记者的脚迟迟不好意思踩下去。

  屋里有几个垃圾桶,“这个是装厨余垃圾的,这个是放可回收废物的,还有这个盒子是盛放废旧电池的。”雷月琴说,“平时用水,一定要多次利用,洗衣服的可以用来冲厕所,洗菜的可以浇花。”

  自从老伴去世,儿女们成家后,雷月琴就一直独居,将大多数时间都投入到环保当中,却从来没有想过要一分钱的回报。2007年,雷月琴成为贵阳市“两湖一库”环保基金会的志愿者。

  收入不高的雷月琴,每年坚持拿出5000元钱捐给基金会。受她影响,3个孙子也加入到“两湖一库”环保志愿者的队伍中。

  2014年,在央广网、中国之声、阿里巴巴联合举办的“寻找江河卫士”,活动中,她的事迹感动了专家和网友,被称为全国“十大江河卫士”。

  今年6月,由环境保护部主办的首届中国生态文明奖表彰在北京举行,雷月琴获选“中国生态文明先进个人”,成为贵州省唯一获此殊荣的个人。

  面对这些荣誉,雷月琴很淡定。近年,南明河进行了几次大规模清理,终于渐渐恢复了一些往日的神采。“这是我最大的收获,也算对得起生活的这块土地。”她说。

  “那您会坚持到什么时候?”记者问。

  “只要还能走得动。”雷月琴说,环境保护是一生的事情。

  然而有时雷月琴会觉得无能为力,特别是当她发出了警告,却被随意地忽略掉的时候。

  “越来越多的记者来采访,会不会打扰到您的正常生活?”记者问得小心翼翼。

  雷月琴的答案却让人意外。

  她相信,她讲的“故事”会在环境保护方面起作用。“一个人的声音很小,呐喊的声音也很苍白,只要每个人都行动起来,再小的声音凝聚起来都会形成巨大的力量。”

  事实上,雷月琴的故事已经感染了很多人,越来越多的人用行动“回报”。

  正是在她的建议下,贵阳市创建了母亲河保护的新模式,全民“认领”河流。认领团体或家庭组成志愿者巡河小组,对上百条河流行使水环境保护监督权。如今,已经有400多名市民加入护水行列,这个数字仍在扩大。(记者 邹晨莹)

[责任编辑: 周雪]

相关阅读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5308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