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贵州频道
贵州频道 返回首页
>>正文

守护中国传统建筑

2016-08-16 09:26:35  来源: 贵阳日报

冯氏庄园现状。

志愿者在錾石栏板。

    ★核心提示:

    8月2日,唢呐吹奏伴着铜锣,打破了平日山村的宁静。在黔西南州义龙试验区郑屯镇民族村,建筑师、工匠、画家、学生——中国城乡遗产保护义龙工作营志愿者和当地村民……聚在一栋建于民国时期的庄园里,他们的任务,是对庄园举行保护性修缮,还原一个本来面目的贵州民国建筑。

    ★现状

    在黔西南州义龙试验区屯镇民族村,四面环绕的山坳中,一栋充满西洋韵味的庄园隐约露出青灰色的屋檐。这里曾经是民国时期贵州省教育厅厅长冯正仪的故居,也称冯氏庄园。

    据介绍,冯氏庄园建于上世纪20至30年代之间,建有围护墙体,通过八字山门进出。走进朝门便是大院,大院的左侧是一排有着5个通间、15个头的两层楼大瓦房,建筑为砖(石)木混合结构——用石、砖墙体的檐柱承重,木材主要用于屋架安制和门窗装饰。和黔西南当地的传统建筑相比,建筑结构和风格明显迥异。

    “冯正仪是当时民国政府中掌控贵州军政实权的重要人物。因此,他带回来许多新的东西,其中就包括当时流行的西式建筑元素。”上海阮仪三城市遗产保护基金会贵州总代表、贵州营营长越剑说。

    1949年9月,解放军挺进大西南,冯家迁往台湾,高大坚固的冯氏庄园,成为国民党残余部队负隅顽抗的据点。黔西南匪首刘范吾就利用庄园的易守难攻的地形,伏击解放军小分队,交战中,30多名解放军战士壮烈牺牲。

    贵州解放后,冯氏庄园的房产、田土被分给曾经的佃户、长短工,家具被送到附近的学校使用。如今,大院里现住着3户人家,90岁高龄的周志芬老人便是其中一位。

    老人回忆,年轻时在冯家做长工,现在的这个院子只是原来庄园的一部分,当年庄园占地近百亩,四周有4座炮楼,3道城墙,进门是3道朝门……

    如今,门前的三道城墙已垮掉了一道,剩下的也岌岌可危。墙内的四座炮楼和大部分的建筑早拆除,拆下来的石料或砌成农舍,或垒成田坎。惟一一道朝门上,“居仁由仪”四个字也只剩一半,墙壁残损浮雕上,散落着深深浅浅的弹洞,似乎在述说曾经的故事。

    “冯氏庄园具有重要的历史文化价值,我们不希望子孙后代看到的文物仅仅是一张照片。”义龙试验区文体广电旅游局局长杨忠菊表示,对于冯氏庄园保护已经刻不容缓。

    ★守护传统 修旧如故

    “之前,团队对整个建筑进行大量的测绘,详细设计了修缮方案,整个过程力图‘修旧如故’,还原一个本来面目的贵州民国建筑。”越剑说,庄园内损毁最严重的,是正房右侧的下厅,除了砖石墙体,整个房屋的结构荡然无存,必须重建。

    8月3日上午9时正,冯氏庄园院子中央的案台上,排位、香烛、刨刀、贡品摆放妥当,在掌墨师的带领下,工匠和志愿者们一起祭拜“鲁班”祖师。仪式过后,掌墨师打开墨盒,弹墨开工。

    掌墨师叫贺玉刚,顶效镇绿化村人。在中国传统建筑营造中,掌墨师地位举足轻重,类似于现代建筑的总设计师。

    虽是71岁高龄的老人,而且左手拇指才被锋利的工具所伤,包裹着厚厚的纱布,不过这些并不影响他做木工。

    贺师傅使用一根名为“高杆”的细长竹竿。竹竿长约7米,每隔一段距离表面就被削平,上面没有任何图案或数字,而写满了潦草文字。

    “传统建房并不绘制图纸,高杆上每个被削平的地方,分别对应房屋的头柱、中柱、头穿、二穿等结构,一两百根木料的长短,榫头的宽窄都能用高杆测出。”55年的木匠生涯,传统建筑的一榫一卯,贺师傅早已烂熟于心。

    除了掌墨师,还有4名当地木匠、石匠“师傅”。“让当地匠人参与传统建筑的修缮和保护工作,是非常重要但却总被忽略的事情。”越剑认为,伟大的工匠技艺并非留存在书本学堂,而是手口相传的师徒关系中。

    “建筑师、工匠、画家、学生、村民……志愿者工作营是一种践行者的方式保护老房子。是一种自愿的,接地气的身体力行的保护。传统的匠人一天天老去,年轻人并不认为‘工匠’是个体面工作。志愿者工作营保护修缮的不仅仅是文物古迹,更重要的是传承中华传统的工匠技艺。”越剑说。

    ★志愿者

    “清掏散水道、打扫木花窗、分拣石块、錾石栏板、锯木、推刨、打眼……”志愿者张丽芸的朋友圈里,记录着每天繁重琐碎的修复工作。

    参与此次修复的中方志愿者共有14人,他们多是在校大学生,来自全国不同的城市;此外,还有8名来自法国建筑遗产保护志愿者工作营联盟的志愿者也参与其中。

    志愿者们几乎都没一点建筑经验,他们从最简单、最基础的工作做起,有的当起了搬运工,有的清理建筑垃圾,有的学着拌灰沙、砌砖……

    法国女孩Maud是一名资深的志愿者,已经在其他国家参加过古建修复,但首次到贵州工作让他特别兴奋:“没想到在群山之中有这么一栋特别的建筑,这肯定是一次非常特别的体验。”

    法国志愿者在砖上抹灰的架势,怎么看都像在面包上涂黄油,让大伙儿忍俊不禁。面对“洋徒弟”,工匠师傅倾其所有,耐心地指导每一个细节——怎样锯木头又快又好,刨木头的手势怎样不容易受伤……看着他们的那股认真劲儿,傅师们给出了“比我当年第一次当学徒时砌得好”的鼓励。

    “修缮古建并非想象的光鲜有趣,十多天下来,同伴们的手上都留下了伤痕。”志愿者张丽芸说。为了避免对古建筑的破坏,许多志愿者放弃了工具,徒手清理,傍晚返回营地,大家活像一群泥猴。

    “十多天的劳作,真正能修复多少并不重要,关键是让更多人对中国建筑产生一种亲近感。只有自己动手修复,才能体验文化遗产保护的艰辛。”志愿者张丽芸表示,法国的遗产保护工作世界领先,不仅政府在做,民间力量也被调动起来,这样的活动,能号召更多的人参与到文化遗产保护队伍中来。

    志愿者离开后,当地工匠要继续修缮,工程完成后,庄园将作为一座中华仪式文化馆,面向公众开放。

    相关阅读:

    中国城乡遗产保护志愿者工作营是“中国世遗之父”阮仪三先生倡导创立。2011年8月,第一个中国城乡遗产保护志愿者工作营在平遥古城开营。每年吸引各国志愿者前来中国修复古城古建,是一个国籍多元、公平尊重、互助交流、传习创新、理解包容的无国界共享营地。目前开营的有:平遥、新绛、苏州、同里、屯堡、贵安、香纸沟、义龙等工作营。  

[责任编辑: 邓娴]

相关阅读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397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