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贵州频道
贵州频道 返回首页
>>正文

中国篮球未来发展的两大难题——球商和限薪

2016-08-16 09:29:09  来源: 新华社

    新华社里约热内卢8月15日体育专电(记者单磊 李博闻)中国男女篮在里约奥运会上都已经结束了全部比赛,没能进入八强。与四年前伦敦奥运会相比,中国篮球的成绩在下滑,中国篮球到了必须要尽快改变现状的时候。四年后的东京我们能否重新将中国男女篮打造成为世界强队,关键就是提高球员的篮球球商和限制国内联赛外援过高的工资。

    与智商、情商一样,篮球也需要球商。对比赛的理解,对战术和技能的运用,以及永不放弃的决心,这都是球商的一部分。简单的理解,球商就是指球员对比赛的悟性和心态,是否在用脑子打球,是否用心在打球。里约奥运会上可以看到,中国球员的身高、身体素质、对抗能力和投篮能力都不差,中国男篮甚至是平均身高最高的球队。但我们的球队在高强度的防守下常常显得无所适从,导致动作变形,失误连连;比赛时专注力也不够,时常莫名其妙地丢球;面对实力远超我们的对手缺乏争胜的欲望,没有一拼到底的欲望。这些都说明我们球商不够。

    中国女篮主教练汤姆·马赫说我们的球员不会用脑子,男篮主教练宫鲁鸣说球员上场后总是想的太多,有求胜的欲望但不知道怎么去获胜。男女篮都一样,在场上不灵动,不会适应临场的变化。一些场次我们队员都很拼,比如女篮对塞内加尔和塞尔维亚的比赛,男篮对塞尔维亚、委内瑞拉和对澳大利亚的上半场,气势上都不输对手,尤其开场阶段。但随着比赛进入僵局,或者对手拉开分差,球员的心理就发生了变化,几个瞬间就10几分输掉。年青不是借口,日本女篮也年青,但她们场上思路清晰、态度坚决,没有任何年青队伍的青涩。男篮塞尔维亚、立陶宛都年青,但他们在场上敢突敢投敢做动作,我们的球员则束手束脚。有能力但用不出来,或者不能100%的实现,这依然无关球技,而是球商的问题。

    一次投篮方式的选择,是突破还是传球,这些都是球员综合能力的体现。越是到关键球上,要求的越是头脑清晰、战术明确。中国男篮对委内瑞拉的那场比赛,赛后大家在说如果某个球不是这样处理,也许我们就赢了。但聊到最后思想全统一了——这不是一个两个球的问题,是整体实力的差距。也许这个错误你避免了,但还会犯另外一个错误。国际篮坛各队实力差距非常小,比拼的就是那一刻的选择,而这是球商和球技的综合素质决定的。

    看完奥运会比赛,对于如何提高中国队的水平,场内场外,国内国外,看法是一致的,就是提高CBA和WCBA联赛水平。我们的球员在国内联赛没有真正的对抗,面对国际赛场这种刺刀见红的打法立刻就糟了。我们在CBA赛场上除了总决赛,极少见到瞪圆了眼珠子,一个篮板球都争得头破血流的情景,但奥运会赛场几乎场场都是这样的比赛。国内联赛现在基本上都是外援霸占着,普通球员,尤其是年青球员参与感很差,球技和球商都得不到锻炼提高。我们与欧美强队的差距越来越大,只有从国内联赛的水平上想办法。

    如何提高联赛水平?我们不得不又提起外援限薪的老话题。改变“联赛的主导权由外援霸占”的现状,这话姚明2012年就提过,但这些年没有丝毫的改进。外援拿着百万美元的年薪,普通国内球员也就能拿个50万人民币,更别提年青球员。换成我们自己,同事拿着比你高几十倍的工资,不让他干活让谁干?而如果大家工资都差不多,谁干得好明年涨工资,这人人都会争取。这道理简单到了极点,但在CBA就是行不通。俱乐部为了吸引人气,提高观赏度,恶性竞价外援和国内一些大牌球员。普通球员和年青球员如同球场上的观众,代入感极差,联赛完全起不到提升球员水平的作用,而越来越像一个娱乐产品。

    商人逐利,从俱乐部老板角度来说追求国际大牌外援也有道理。但“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以利交者,利穷则散”。俱乐部则通过篮球给自己带来名气和利益之外,也有一定的责任,为中国篮球输送优秀人才的责任。要凝聚球员的归属感,金钱只是手段,不是目的。

    篮管中心去年出台了“外援优先续约权”的新规定,对外援的薪水提出不超过10%增幅的要求,是非常有建设性的尝试。这样的尝试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不但限制外援薪金,对整个联赛的薪金制度都需要有更加专业合理的制度。虽然我们还无法避免“阴阳合同”和奖金制度,但随着社会体系发展的健全,这些制度最终会起到应有的作用。

    无论是球商还是限薪,归根结底还是一个问题,打造一个合理的平台,让年青球员得以健康成长。无论CBA还是WCBA都堪称亚洲第一,在国际上也很有知名度,但这都是虚假的繁荣。

    有利有义,才是中国篮球发展的正途。

    

[责任编辑: 实习编辑冉磊]

相关阅读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3977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