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贵州频道
贵州频道 返回首页
>>正文

贵州体操产生首块奥运奖牌 邓书弟获体操男团铜牌

2016-08-10 08:55:58  来源: 贵州都市报

中国队队员(左起)林超攀、尤浩、刘洋、邓书弟、张成龙在颁奖仪式上。(图片来源于网络)

    2016年8月9日凌晨3点,里约奥运会竞技体操男子团体决赛打响。贵州体操名将邓书弟所在的中国男队最终以271.122分不敌宿敌日本队,拿到该项目的铜牌,俄罗斯队获得第二名。

    比赛当天,贵州省体操运动管理中心组织全体教练员和运动员集体观看比赛直播,在冲金失败后,全体教练员和运动员纷纷表示:不以金牌论英雄,拿了铜牌也光荣。

    贵州体操人:为中国队和邓书弟喝彩

    2016年8月9日凌晨3点,刚下完大雨的清镇训练基地凉风习习,体操中心办公楼1楼教室,灯火通明。桌上摆着矿泉水、零食、小国旗,不远处还有两大盘切好的西瓜。

    大家有说有笑,一切犹如开联欢会一般。

    黑白处挂着大大的投影幕布,投影机正在工作,播放的是里约奥运会竞技体操男子团体的决赛。贵州省体操中心教练员和运动员共60余人齐聚这里,为2万公里外的中国体操和贵州籍选手邓书弟加油。

    中国队在预赛中排在第一,参加决赛的5名队员分别是队长张成龙、邓书弟、林超攀、尤浩和刘洋。其中,贵州名将邓书弟将参加全部6个项目的比赛。作为男子体操历史上最出色的两支队伍,中国队和日本队的对决一直是体操界的主旋律之一。

    所以,在里约,中国体操男团的目的只有一个:挑战由内村航平率领的日本队。

    中国队的第一个参赛项目是自由操。北京时间3点09分,邓书弟登场,体操中心办公楼的教室里,顿时想起了掌声和欢呼声。不过在1分之后,一片叹息声从这里传来,原来,邓书弟在一次落地后没有站稳,右膝跪地且手扶地面,这个明显的失误被扣掉了1.5分,最后他的自由操仅得13.833分,比他的正常水平低了接近两分。

    这是中国男团在比赛中的第一个失误,这似乎打乱了年轻的中国体操选手的心态,在随后的跳马和吊环比赛中,失误再次发生。4点过3分,尤浩的吊环在下法时站立不稳向前跑了三大步,只得到14.400分。这时中国队与日本队的分差已经明显拉大。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这时,观看比赛的教练和队员们开始为中国队“捏起一把汗了”。

    在中国队优势项目双杠结束后,中国队和日本队之间的分差缩小到了0.7分,但考虑到日本队最擅长的自由操还没有比,所以现场的部分教练和队员都很冷静地看待比赛,他们表示,中国队现在要做的,就是发挥好剩下的项目,保住一块奖牌。

    最终,中国队以271.122分拿到铜牌。对于这个结果,现场观赛的教练员和队员们表示,虽然没有赢得冠军留有遗憾,但总体发挥不错,希望单项比赛中,大家再接再厉。贵州省体操运动管理中心主任王印凯表示,邓书弟参加了全部6项比赛,除了自由操,都发挥得很好,已经尽力。他说:“这块铜牌,也是贵州体操历史上第一块奥运奖牌,也是可喜可贺。”

    老战友:“个人全能好好表现”

    杜伟,前贵州体操队男队队员,现在已经退役成为教练。他与邓书弟一起,率领贵州体操男队,多次稳拿全国锦标赛的男团冠军。

    老队友远在巴西征战奥运会,坐在电视机前的杜伟,双手交叉,非常严肃,每当邓书弟一个项目比完,他又会忍不住鼓掌为他叫好。比赛结束后,走出观影的教室,杜伟低着头,对于比赛的结果,他说道:“即便不能接受,也已经成为定局了,没有办法。”

    作为一位身经百战的体操运动员,杜伟对于男团里约登顶失败的原因,说得简单且直白——自己的问题。他说:“问题出在自己身上,输都是输在自己身上,分差从侧面体现出了我们与日本队之间的差距,是我们自己没有比好。”

    讲完比赛,话题自然移到了邓书弟身上。杜伟表示,一会儿会给邓书弟发个微信,鼓励和安慰一下他。“告诉他过去的就过去了,不要背包袱,把后面的个人全能项目比好。”据杜伟透露,在进入奥运村的前一天,他还在和邓书弟聊微信,两人不说比赛,只是闲聊。“聊聊巴西,然后喊他加油。”杜伟说。

    北京时间8月11日凌晨3点,里约奥运会男子竞技体操个人全能的决赛将打响,邓书弟将挑战“全能天王”内村航平,对于这场比赛,杜伟倒是显得很轻松,他说:“其实书弟的个人全能,目标就是冲击奖牌”。

    老大哥:他是最刻苦的运动员

    除了杜伟,赛后第一时间发微信安慰邓书弟的,还有中国体操队成员,贵州体操队“老大哥”杨胜超。赛后,他在朋友圈里这样安慰邓书弟:“竞技体育的残酷,也是竞技体育的魅力所在,输赢乃兵家常事,金牌是至高无上的,每一位运动员都渴望金牌,但同时,也要明白,赛上场风云莫测,毕竟没有常胜将军。为每一个背后默默付出和努力坚持的人点赞。”

    在杨胜超眼中,邓书弟是一个非常刻苦、踏实的运动员。“曾经有教练问谁是体操队最刻苦的队员,大家都会异口同声的回答‘邓书弟’。书弟是5岁的时候到中心接受训练的,从那个时候就能看出他是一个很坚持的人,总会在高难度的基础上,比别人练得更难一点,比别人练的强度更大一点。吃苦、努力是他身上的闪光点。”杨胜超回忆。

    对于本场比赛中邓书弟的表现,杨胜超评价,“所有的队员都是拼尽全力在比赛。”

    小师弟:你已经做到最好

    金焕章,中国国家体操队成员,男子全能型选手。

    1997年出生的他是一枚不折不扣的“小鲜肉”,也是邓书弟、杜伟这些师兄们的“小兄弟”,更是体操中心教练们心中默认的下一个“邓书弟”。

    昨日凌晨观看中国体操男团里约冲金,坐在师兄杜伟和黄瑞峰中间的他,非常投入,除了日常与自己一同训练的师兄邓书弟之外,其他中国队队员的发挥,也牵动着他的心。比赛结束后,带着一丝遗憾和疲惫,金焕章说道:“感觉从第一项开始,就看起来有点悬。但他们今天发挥真的很不错,我们任何人都不能去说什么,因为无论换做谁,都不会有他们做得那么好。”

    男团没有在里约战胜宿敌日本队,金焕章从一个体操人的角度,解读了这次失利,他认为中国队的失利,败在“不够稳”。他说:“比赛还没有开始之前,我觉得中国队只要能稳就好,因为男团比赛,从来都是以稳取胜的,所以我想只要他们能够稳定下来,就能拿到这块金牌。”(记者 马浩)

    邓书弟 中国男子体操队运动员。1991年9月10日出生于贵州,邓书弟从小就爱动,在邓书弟姑妈建议下,5岁半的邓书弟被送到省体操幼儿班学习。由于训练表现出色,后来老师把邓书弟推荐去了贵州省体操队,就此开始了职业体操运动员生涯。

    个人荣誉>>>

    ●2016全国体操锦标赛男子自由体操冠军、里约奥运会竞技体操男子团体季军

    ●2015全国体操锦标赛男子个人全能冠军

    ●2014全国体操锦标赛个人全能冠军、全国体操锦标赛自由操季军、全国体操锦标赛双杠冠军、全国体操锦标赛单杠冠军

    ●2013全运会男子个人全能季军、全运会男子双杠季军

    ●2012全国体操冠军赛男子个人全能冠军、全国体操冠军赛男子自由操冠军

    ●2011第17届休斯敦国际体操邀请赛男子自由体操冠军、第17届休斯敦国际体操邀请赛男子鞍马冠军、全国体操冠军赛男子双杠亚军、全国体操冠军赛男子单杠亚军

    ●2009全国体操冠军赛男子全能亚军

    

[责任编辑: 邓娴]

相关阅读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3646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