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贵州频道
贵州频道 返回首页
>>正文

[“理”上往来]对开网约车的副镇长,包容还是谴责?

2016-06-21 11:54:35  来源: 新华网

安徽开网约车被查副镇长洪升和他的儿子。(图片来源:新京报)

  安徽黄山歙县王村镇副镇长洪升最近碰上了“倒霉事”,他因上班时间开网约车被查。今年37岁的洪升,离异后一个人带孩子,对3000多的月收入“挺满意的”。不幸的是,4月份他痛风发作。为尽快偿还看病所借的贷款,5月中旬,开始注册成为滴滴司机。

  虽然事后洪升承认了错误,表示“坦然接受组织处理”,但有的网友却为其打抱不平。当然也有网友认为应该严肃处理。

  请对“开网约车的副镇长”网开一面

  副镇长离异后一个人带孩子,又有逐渐不能劳动的父母。家庭收入不高,自己又患有通风,为治病贷了款,光医疗费就欠下了14000多元,另有报道说他还在还房贷。因为手头比较紧,他就私人购买了一辆二手车开网约车赚钱。其实,很多基层公务员的生活并不像我们所臆想的那样光鲜。公务员也是人,也有不为人知的无奈,同样可以利用业余时间赚外快补贴家用。

  至于他“在上班时间接单”,其实,也仅是开了一次顺风车——在去党校开会的路上接了一个单,发单人距离他只有50米,时间有空也顺路,就接单了,车费也仅有十多元。这与真正的“在上班时间接单”不完全相同。更与一些官员违反廉洁从政规定,利用自己的职权或职务上的影响开展营利性活动,也有本质区别。

  对于副镇长开网约车赚外快,绝大多数网友几乎是呈一边倒地点赞。原因无它,人们相信他应该不是贪官,不然何至于隐藏副镇长的身份拉活赚点辛苦钱?所以,对他的所谓“营利性活动”,处理不妨人性化一些。(何勇海)

  家庭困难不是副镇长开网约车的理由

  官员开网约车遭举报进而被运管部门调查,算不上一件情节有多严重的大事件,尤其是副镇长自曝开车载客系因经济拮据而赚点外快补贴家用后,更得到不少网友的“理解”和“同情”。

  平心而论,洪升的境遇确实有值得同情的一面,但客观、理性、公允地看待,官员违规违纪与其家庭困难理应一码归一码,既不该相提并论,更不能成为因果。否则,那些与洪升家境类似的领导干部,是否都可以以此为由“兼职”呢?

  另外,无论是从洪升一月接359单的不俗“业绩”,还是从网约车起始时间、路程等的不确定性来看,说洪升开网约车不利用上班时间、不影响正常工作太过武断。对照公务员上班、考勤纪律以及禁止公职人员兼职经商等规定,洪升的做法都涉嫌违规违纪。

  官员、公务员也是人,生活上可能会遭遇各种困难或不幸,这是无法回避的现实。“新生事物”、“没遇到过”的官方回应显然难避推诿失察之嫌,“比贪官好”的民间心态更让人不敢恭维。当违规、同情混为一谈,恪尽职守、廉洁奉公的从政生态又该从何谈起?(范子军)

[责任编辑: 周雪]

相关阅读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082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