夷州故土上的节庆习俗·春节
新华网 ( 2016-02-22)
稿件来源: 凤冈县对外宣传中心   作者: 安斯旭
 

    夷州故土上的凤冈,境内过节的习俗十分浓郁,历史悠久,具有特殊的嚆矢性、综合性,包涵着传统的庆祝礼仪形式、传统的宴席礼仪形成、传统的丰富餐饮俗成等内在的联系,其以“隋明阳郡文化”、“唐夷州文化”及宋元明清时期“汉人融入文化”、“土司文化”、“清朝民国时期的私塾文化”为底蕴,在悠久的历史长河中与宗教信仰、自然环境相互渗透、相互影响、相互发展、相互碰撞出具有特色的地方节庆习俗文化。

    春节

    春节是传统农历新年,是一年中最为浓重的节日,从腊月二十三拜“灶神”,打“扬尘”扫房屋、洗头沐浴,准备迎祥纳福,便开始忙过年活,即:杀年猪、熬麻糖、酿烧酒、煮米酒(即甜酒);户户舂碓磕面、推磨做豆腐(如今,过春节普遍以粉碎机、磨面机代替了舂碓和推磨制作豆腐、粉面的传统工序 );浇烛、折制袱包、打制纸帛、写春联、贴门神年画,烹饪年菜。

    凤冈过春节,俗称过年,有过小年、大年之分,三十、初一谓之“过小年”,十四、十五谓之“过大年”。小年、大年均习以餐晚荤,食早素(所备年茶、年酒、年饭、年菜须于祭祀礼毕后,方可动碗筷食之,反则有对先祖、神灵不敬之嫌)为俗。注重家人团聚,祭奠祖先,信奉土地,拜祭山神,走亲访友,禁忌恶言陋举为俗。

    除夕日县境内的乡场,不管是否逢场期,月小腊月二十九,月大腊月三十均要赶场,当天必带孩子到集镇玩耍、购物,谓之“赶娃娃场”。

    除夕日傍晚,将美味佳肴及八附酒杯碗筷(县境北有的摆置六附)摆于堂屋案桌,点烛、焚香、烧纸、化袱、鸣炮。鸣炮前“上五炷香”,分别在神龛香炉炷香3支、土地神位(神龛下畿门磉处设置“香嘴”)炷香1支、大门外(大门左边祁门磉处设置“香嘴”)炷香1支;“烧三处冥钱”,即先在案桌前烧纸敬奉祖先,口念始祖、远祖、太祖、烈祖、天祖、高祖、曾祖……念一祖,烧纸1张,再于土地神位、大门外分别为长生土地、瑞庆夫人,左门神、右门神烧纸1张,随即举杯敬酒洒于烧纸处,三揖三叩礼毕;然后剩饭拈菜于碗中备“水饭食”(指剩饭菜施以阴斋,忌用蔬菜,据说用蔬菜出食对鬼神有小气之嫌),于当晚在村口路旁,或池塘出水口,或住宅山头,或岔路口,将“水饭”倒于干净地,点烛、插香、烧纸,以此祭祀鬼神(指当地非正常死亡之人),通常叫此为“泼水饭”,也叫“出食”;之后,家人围坐其桌吃年夜饭,谓之“吃团圆饭”;餐毕,持香烛、纸钱、爆竹上坟,谓之“上亮”;除夕夜以洗脚(除去晦气,寓意路长,做事稳当,县境内有三十夜洗“圪膝头儿”运气好的说法)辞旧,向火(方言,意思烤火。即围坐火塘烤火取暖,有家人团圆,亦有“小年的火,大年的灯”的说法,讲究火旺,寓意在新的一年人丁兴旺、财源滚滚)迎新为俗,旧时以家人或族人围坐火塘烤火,饮食“泡茶”畅叙往事和打算至新年零点前准备“开财门”,即:以堂屋为单位,在大门后设案桌,于桌左、桌右分别摆上“童男”、“童女”(有的以米粉稀释做成粑,状如童貌蒸熟;有的以贵重木材或贵重金属做成男女童貌,备用于开财门供奉,俗称“送财童子”)和水果“泡茶”、四杯敬茶后,再上香、点烛、鸣炮,开起大门冀望新年好愿。

    初一早起挑水,化纸上香“敬井”后挑水回家,谓之“挑金银水”,县境内有的于鸡叫头遍到水井挑水,谓之“抢金银水”。早晨须起早,习以金银水用柴火烧锅热之,供家人洗脸;用金银水烧开泡茶(谓之“泡敬茶”)、煮汤圆(谓之煮“元宝儿”),泡好敬茶,煮好元宝与糖果摆放于神龛前,摆放四附碗筷茶杯,筷横置于空碗呈欲餐用之状,杯内倒茶水,再点烛、烧纸、化袱、鸣炮祭祀,待祭祀完毕用餐。剩水须盛于桶不能随意倒之,餐后用于煮“牛饭”喂牛,意为“过年不忘牛辛苦”。

    过大年,须接姑爷(俗称“姑孃客”)一起过年吃年夜饭,县境过大年跟过小年之餐俗差不多,菜肴丰盛,须祭祀,不“泼水饭”。餐毕,满屋须插烛亮灯,夜须于屋内、屋外插香,点烛,谓之“插马屁股”。夜间用刀在果树上启皮开口,拈饭菜“喂果树”,谓之“吂(音māng,方言,意为吃或喂。)果树”,念道“吂粑粑,结满丫巴,吂嘎嘎,结到树叉,吂猪脚,结起坨坨”;次日早晨也须在屋内门栏、门窗、巷道、重型农具旁及屋外畜禽圈宅、院坝、阶檐等处须点烛亮灯,谓之“亮屋”,冀望六畜兴旺、五谷丰登。

    县境内也把过大年并同于过元宵节,习以过大年“吃元宵”,俗称“吃汤粑”,玩龙灯看龙灯闹元宵为俗。

    十五日在堂屋祭祀时,大门外也得烧纸帛,叫“烧门前纸”,预示新一年劳作开始,祈祷出行平安顺利,有“火烧门前纸,大的吃了做生意,小的吃了捡狗屎”之说。晌午举行龙灯、花灯、狮子灯等道具还神火化仪式,谓之“送灯”或“化灯”。

    正月初一至十五日为拜年时间,其间见面问好,县境民间大多言子曰“过闹热年”,答曰“闹热年在你家”或“恭喜发财”、“新年好”或拱手揖礼曰“拜年”。

    拜年分亲疏、先后,须送茶礼,谓之“拜年茶”,俗谚曰:“初一儿,初二女,初三初四干儿干女”;“公的酒,婆的糖,叔伯的嘎嘎(音ga,入声,方言,指肉块,或条方。),平班子(同辈)吃挂面一样香”,意为拜年须按辈分先后,拜年茶须按辈份分轻重。土溪镇一带将姑爷客给岳父岳母拜年、沾亲的晚辈给长辈拜年,言之为“闲客拜座客”,绥阳一代习以长辈不给晚辈拜年为俗,县境南北把正月十五日以后的拜年,叫“铲年锅巴”,还言之曰“有心拜年二月都不迟”。拜年就餐习以“喜乐”为俗,即姑爷客拜年就餐时,待姑爷客接近餐毕,同辈舅嫂弟媳趁其不备,给其添加饭菜,使其饱胀厌食,剩下饭菜或硬性伸食行之调侃嬉戏,谓之“贯饭”,对不生气者言之“大方”、“输得起”,反之曰“小气”、“小气猫”、“懂不起”。

    上世纪九十年代前,拜年之客辞别时,主人以粑、粉、麻饼、米花之类的食品还礼,谓之“回篼”或叫“包杂包”,还要给拜年的新姑爷客或者小孩赠送钱物,言之曰“打发”、“讨打发”。

    在“人民公社”时期,提倡过革命化春节。其以过大年为例,其间,是地人于红旗招展的堰塘、水库、百亩大田、改河道、渡槽等“样板”工程修筑工地上“过大年”。无论老幼男女都期望过年,“社员”望分红,卖新布缝制新衣物、吃白米饭,只有过年才能吃肉喝酒。自八十年代起,人们平常吃穿均跟过节差不多,过年氛围渐渐淡之。究其过年的习俗变化不大,尤以鸣放五彩斑斓的炮仗、礼花为胜,渐有拜年不送礼,过年相互吃请为俗。

 
(责任编辑: 刘昌馀 )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8120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