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贵州频道
贵州频道 返回首页
>>正文

秦良静:一方砚 一生修 三尺剑 三世缘

2016-02-16 11:18:57  来源: 贵州日报

    人物名片:

    秦良静 现年37岁,现役武警中校。34岁当选为贵州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兼任省书协篆书专业委员会主任、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省青年画院副院长。先后就读于贵州师大美术学院和中央美术学院。

    作品多次在中宣部、文化部、中国文联举办的展览中获奖。参展“中国书法兰亭奖艺术展”、“全国书法百家精品展”、“全国书法篆刻展”、“中日自作诗书展”、“全国书法名家楷书邀请展”、“全国篆刻名家邀请展”、“当代中青年篆刻家20人展”、“解放军优秀书法作品展”等。多次策划全国及省内书法活动,担任贵州省政府文艺奖、书法双年展等评委。《中国书法》“当代名家系统工程中青年提名”、《中国书画》、《中国武警》等三十余种刊物曾多次作专版介绍,贵州电视台播出专访节目《军旅书法家秦良静》,出版个人书画印作品集《绿洲红城》、《秦韵》。

    采访秦良静之前,曾与之有过几面之缘,那时他都是身着便装,亲切随和,一位十足的谦谦君子。而1月6日,在他的工作室里,出现在记者眼前的这位贵州乃至全国都最年轻的省级书协副主席,一身戎装,英武挺拔,但不失儒雅。难怪专家们点评他的书作往往是劲挺峭拔中显玉润轻灵,猛利恣肆中透着温润含蓄,此诚字如其人,人如其字。

    气质天成 勤学精进

    34岁就当选贵州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兼任篆书委员会主任、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贵州省青年联合会副秘书长、贵州省青年画院副院长、贵州省人大书画院特聘书画家、贵州画院特聘画家、贵州省科学院文化建设指导专家、贵阳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而立之年就能取得如此成就,如若没有深厚的书法造诣,难以胜任。记者猜测,想必他一定出身名门世家,自幼便耳濡目染。

    但事实并非如此。其父在机关单位从事宣传工作,写得一手好字。

    父亲的普通爱好却成了秦良静的理想和追求。小学六年级便在父亲的鼓励和支持下开始自学。成为一位美术大家的理想至此便根植于心,同时,他于书法的天赋才情不断被唤醒。从中学开始,他的书法就已在同龄人中卓尔不群。

    1997年,秦良静以专业成绩全省第八名的优异成绩考入贵师大美术学院,朝着他的理想更近了一步。

    “我从大学时代就有许多炫富的资本。”秦良静笑谈,进入贵州师大美术学院后的大学生涯中,担任班长的他拿到奖学金、三好学生、优秀学生干部等不少荣誉。

    大学期间,秦良静不断汲收着美术知识养分,书法篆刻水平也突飞猛进,开始在全省书画界崭露头角,并多次参加国内书法展览并屡获大奖,一举成为贵州书法界的新锐。作为涉艺时间不长的在校学生就能创作出一批有功力、有性情、有理念的作品,秦良静不断让人刮目相看,不断引起业界瞩目。

    剑走偏锋 携笔从戎

    秦良静的艺术风格,同样体现在他对自己人生的规划上。他的人生同样充满着设计感。

    大学期间,他就为自己设立了明确的目标:成为贵州师大美术学院一名教师。而要留校成为该学院的教师,必须是优秀学生干部,同时学业总成绩要达到全年级前三名。

    秦良静的大学时光都在围绕着留校的目标而不断努力,2001年大学毕业时,他拿到了学业总成绩全年级第一名。

    大学毕业之际,已经作好诸多准备的秦良静得知部队在特招大学生入伍。出于对军营的好奇,他灵光一闪:我同样可以成为一名军旅艺术家!

    2001年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秦良静以及他的作品忽然消失在了公众的视野中,很少有人知道。他正作为一名职业军人,被派遣至山西一个叫五龙沟的训练基地进行为期一年的艰苦集训。然后,又被分派至基层中队任副指导员,完成着从一名艺术类大学生到一名合格军人的蜕变。

    秦良静从戎但未投笔,只是把书法从主业转为一种业余状态,更多的创作与学习只能利用工作和训练之余进行。艺术家的梦想之外,他更多了一份职业军人的责任感和荣誉感。

    “我首先是一名军人,然后才是一位书法家。”他以“业余的专业书法家”自称。

    然而,短暂的沉寂之后,军旅生涯并没有让这位年轻书法家的才华埋没,相反,他获得了更多更好的展示空间与艺术创作平台。一颗耀眼的军旅艺术新星冉冉升起。部队生涯,在潜移默化中淬炼了秦良静的人格,也淬炼了他的艺术。

    军旅十五载,先后荣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三次,并被评为优秀机关干部和学习成才标兵。

    光华内敛 寂寞耕耘

    秦良静的艺术简历,有太多的内容值得书写。他堪称全国青年书法篆刻家中之翘楚,艺术成果丰硕,才华横溢,风华正茂。

    然而正是在这种锋芒毕露的年华,秦良静选择了内敛。

    “可能是我过于早熟吧,对于我而言,是该做减法的时候了!”秦良静告诉记者,他的内敛,就是去浮躁,求笃定,寂寞耕耘。

    当下有不少文艺工作者搞创作不是为了享受创作美的过程,而是为了参展、为了获奖、为了市场,带着强烈的目的性和功利心理。秦良静正是看到了艺术界(包括艺术市场)浮躁的一面,同时,也在反观自己的艺术生涯的过程中不断自省。

    “艺术应该被作为一种修为,而不能作为一种终极目标,否则反而为其所累,被其束缚。”秦良静说,搞艺术需要有一种既入世又出世的虔诚信仰和超功利的精神追求。因此,近年来,他已经不像从前那样热衷于参加这样那样的展出、评奖。当人们再在各种各样的书画展或赛事中看到秦良静的名字时,他更多是作为评委。

    “坐在自己的工作室里,我才会有一种稳定感。”闲暇之余,秦良静喜欢安静地待在自己的工作室里,不一定都在创作,有时就是翻翻书泡杯工夫茶也自得一种闲适之境。

    “我不会把艺术作为一种目标,但我会把艺术作为一种生活。”秦良静的人以及他的书法,都不断趋于内敛淳厚、温润含蓄。

    教学也成了秦良静的另一个志趣所在,他如今受聘为贵州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特聘教师,为大学生们传授篆刻书法。由于他的温文尔雅以及灵活多变的教学风格,他深得学生们爱戴。而他自己,也在这个过程中弥补了十多年前没有选择成为教师的些许缺憾。

    十五年光阴,春去春又回……(袁泽友

秦良静隶书作品。

国画《溪响松声》。

秦良静篆刻作品。

[责任编辑: 邓娴]

相关阅读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80516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