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常态下构建火灾防控体系的实践与思考
2016年01月26日 16:53:41
来源: 新华网
【字号: 】【打印

新常态下构建火灾防控体系的实践与思考

    “十三五”时期,是贵州与全国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阶段,经济发展速度高于全国、高于西部、高于过去将成为新常态,消防安全“高风险”、火灾发生“高概率”也将成为新挑战。消防部门如何着眼贵州经济发展与公共安全战略全局,突出战略导向和问题导向,强化风险评估,明晰战略重点,完善防控体系,为贵州“守底线、走新路、奔小康”创造良好消防安全环境,是我们面临的重大战略课题。

    一、对贵州消防安全环境的综合研判

    研判是基于宏观环境和客观形势的分析,现实危害和潜在风险的评估,对战略全局性所作的研判和预测。尽管目前贵州消防安全形势总体平稳,但由于受贵州经济高速增长的阶段性特征影响,老问题与新问题相互并存,行业病与社会病相互感染,传统与非传统因素相互交织,职能拓展与警力不足相互交集,由此衍生出一系列矛盾问题和风险挑战。

    ——面临风险:城市新老问题交织,火灾高风险不断加剧。随着贵州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城市高层建筑、大型城市综合体、工业园区迅速增多。据统计,全省有高层建筑8448栋。其中,仅贵阳市就有5016栋,平均每平方公里37栋,高层建筑密度、人口密度远高于国内一线城市。加之城市大型综合项目不断出现,以贵阳市为例,目前单体80万方以上的大型楼盘超过40个,总建筑面积1000万方以上的建成城市综合体就有4个,给消防安全管理带来严峻挑战。一是城市大型建筑群和工业园区建设先上车后买票的现象较为突出,有的甚至上了车不买票,消防公共设施未同步配套建设,留下了大量消防安全隐患。二是高层建筑和城市综合体多位于繁华地段和中心区域,部分配套停车位不足,消防车道、灭火救援登高场地被占用现象普遍,火灾发生时消防车通行受阻,大型装备作业受限,贻误战机。三是高层建筑楼层高、功能复杂、竖向管线多,发生火灾后极易产生“烟囱效应”,蔓延迅速、扑救难度大,是国际性难题。四是城市综合体问题令人堪忧,综合体融合商业、餐饮、娱乐、办公等功能为一体,内部结构复杂、体量庞大、业态多元,人员密集,诱发火灾的不确定因素多,着火后严重危及相邻区域和建筑,灭火救援和人员疏散困难,极易造成群死群伤和重大财产损失。五是老城区历史遗留问题突出,由于老城区受特殊地理环境制约,加之缺乏统一规划,导致建筑密集,布局不合理,防火间距不足,消防车通道不畅,公共消防基础设施滞后等历史遗留问题突出,火灾潜在风险大。

    ——面临压力:农村木质连片村寨多,极易发生“火烧连营”。贵州是全国农村火灾重灾区,黔东南州最为典型。素来有“全国农村火灾看贵州,贵州农村火灾看黔东南”之说。据统计,全省有50户以上木结构连片村寨4229个,其中,仅黔东南州就多达3922个。因火灾致贫、返贫教训极为深刻,往往一家失火,殃及全寨,同步小康要求与农村因灾返贫的矛盾突出。当前,贵州农村消防安全主要面临以下问题。主观方面,一是消防安全责任制落实不到位,由于部分基层干部认识不足,加之相关机制不健全,县乡村虽然层层签订了责任书,但仅停留在应付考评上,存在上热下冷、层层衰减的现象。二是村民受教育程度不高,消防安全自我管理的意识不强,自防自救能力差。三是村民生活习俗原始落后,在木制楼板上生火取暖做饭、烘烤食物,容易引发火灾。四是农户电气设备剧增,大功率电器设备、“三无”电气产品大量流入农村市场进入家庭,原先设计的电路荷载不能满足实际需求。五是农村综合治理能力不足。由于缺乏统筹,存在“多头管理、条块分割、各自为政、多头投入、效果不好”的问题。六是消防管理机制不畅,乡镇一级没有设立专门的消防管理组织机构,存在管理“盲区”。客观方面,一是木质村寨房屋密集,且连片集中,耐火等级低,没有防火间距,火灾荷载大,发生火灾后蔓延迅速。二是农村村寨先天缺乏水源,消防用水无从保障,火借风势,一家失火,殃及全村,猝不及防。三是农村村寨大多依山而建,交通落后,一些村寨山高路陡,坡大弯急,消防车等装备无法通行,极易发生火烧连营火灾。四是农村村寨志愿消防队名存实亡,受“民工潮”的影响,农村青壮年农忙时上山干活,农闲时外出打工,关键时刻拉不出。五是由于旅游发展需要,原生态民族村寨打造为旅游村寨,随之诞生了小旅馆、小饭店、小商店、小作坊,致灾因素增大,消防投入跟不上,火灾防控压力持续加大。

    ——面临挑战:工业化城镇化进程加快,传统性和非传统性致灾因素相互渗透。随着贵州“5个100”工程项目全面实施,特别是经济转型、结构升级和城镇化进程加快,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大数据”、“大健康”产业方兴未艾,各类经济组织、社会单位和产业形态井喷式涌现,小微企业遍地开花,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持续加大,城市的高层、地下、石化和大空间、大跨度、多功能场所大量出现,劳动密集型等传统业态从东部沿海向西部和农村地区转移,各类致灾因素相互叠加,影响火灾形势稳定的问题日益复杂,火灾风险持续高位运行,火灾事故易发、频发、多发,火灾防控形势总体严峻。

    ——主要忧虑: 群众消防安全意识不强,社会消防“明白人”为数不多。近年来,贵州公共消防设施、消防装备等“硬实力”明显增强,但在责任制落实、消防安全意识等“软实力”方面存在不少薄弱环节。据2014年全省国民消防安全常识知晓率抽样调查显示,城市居民知晓率仅为68%,农村居民只有52.6%,导致虽有数以千计的人在治理隐患,也有数以万计的人在不知不觉中制造隐患。从社会消防安全明白人培养来看,消防人才培养机制不健全,企事业单位消防管理人员专业化程度不高,消防“明白人”为数尚少,一些特殊工种人员未经培训,冒险作业、违章操作现象依然存在,往往成为火灾的肇事者和受害者。适应社会需求的消防培训机构数量不足,消防宣传的针对性、有效性不强,全社会参与消防工作的积极性、主动性不高。

    ——主要矛盾:部队职能不断拓展,消防警力不足与日益繁重的灭火救援任务不相适应。近年来,在各级党委、政府关心重视下,消防站建设力度空前加大,全面实现了县县有现役执勤消防中队的目标,但由于部队编制缺乏,许多地方出现“有站、有车、有装备、缺兵员”的局面。据统计,去年来,贵州新建消防站19个,但编制未增加,全省编制仅15人的中队就有23个,且还有12个新建中队无兵员编制。同时,受贵州经济水平制约,加之专职消防队员无编制、工资待遇低、经费保障难、工作强度大、风险高、无高危补助和执勤补助等原因,专职队伍难以确保稳定。随着消防部队职能的拓展,特别是依托消防部队组建综合性应急救援队伍后,消防应急救援救助已占出警总数的70%以上,原本不足的消防警力资源更加捉襟见肘。

   1 2 3 下一页  

(责任编辑: 景影 ) 【字号: 】【打印】【关闭
 
分享到: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7901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