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贵州频道
贵州频道 返回首页
>>正文

侗族69岁老人陈通敏守护天柱戏剧得传承

2016-01-14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贵阳1月14日电(通讯员 陈光昌)隆冬时节,在中国功夫村庄---天柱县渡马乡共和村甘溪侗寨,天柱县精准扶贫送文化下乡的《炮打两狼关》在这里精彩上演。陈通敏师傅编排的大戏《炮打两狼关》吸引了众多观众的眼球。一场戏下来,观众的鼓掌声一次又一次地响起,叫好声一阵比一阵高涨。共和村党总支书记陶光荣说:“陈通敏师傅编排的剧中人物梁红玉性格坚强,英勇抵抗金兀术。现实生活中,这种精神激励着甘溪群众,遇难不惧,扶贫攻坚,迈步小康。陈通敏师傅了不起!”

陈通敏的戏班表演《炮打两狼关》。

    耳濡目染

    陶光荣称赞的陈通敏,是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阳戏师傅,也是县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大戏师傅。1947年6月出生于天柱县渡马乡龙盘村戏剧世家。其父陈再荣是龙盘冲头戏班主角,专门饰演武生。大哥陈通昭也是大戏艺人,充当旦角。自从懂事起,陈通敏满眼都是马鞭、大刀、长矛等大戏道具,满耳都是武生炸雷般的吼声,都是旦角温婉的细语。渐渐的小通敏喜爱上了大戏,也时常偷偷地拿父亲的头盔、大刀舞弄几番,嘴里还咿咿呀呀地学着大人哼唱戏词,逗得家人开怀大笑。陈通敏说,小时候只要父亲有演出,他都要跟上去看,其他戏班来他们当地演出,他也会撵着去看。由于当时农村的文化娱乐形式极为贫乏,大戏演出成了最受欢迎的“电影”。小小年纪的他,实在爱看戏,常常偷偷随着戏班跑到外村外寨去看,天黑了也忘记归家,有时看戏太晚了,干脆就在亲戚家过夜,害得母亲常托人四处寻找,为此也没少挨打。“但不知为哪样,就是迷上了大戏。”通敏说,挨过打之后,照样再去眼看心学。还闹出过因看戏着迷白天上课突然来一句‘ 大将统兵打先锋,跃马扬鞭往前冲。两军阵前来争斗,争取建树第一功 ’的戏词,搞得满堂哄笑被老师罚站的笑话。”

    自制道具

    2011年,渡马乡侗戏剧团成立之初,要戏服没戏服,要头盔没头盔,要道具没道具,真可谓是“一穷二白。”往往需要唱戏时,陈通敏师傅只好前往社学乡平甫寨大戏班去借。平甫戏班的戏子,八九十年代打工潮兴起,戏子纷纷外出打工,戏服还保存完整,但唱戏用的道具----胡须、大刀、长矛、马鞭等道具已丢失部分,即使借来戏服,大戏也无法唱下去。陈通敏师傅只好凭着记忆,画好道具图纸,买来木料,请本村的木匠帮忙削制,眼看大刀、长矛、六楞锤等道具即将打造完毕,不曾想木匠家被一场大火毁于一旦,所有的道具也灰飞烟灭。

    无奈之下,陈通敏只好带着戏班,自己动手,自己画图,带着大伙跑到山上去刨竹鞭来制作马鞭,砍木料来制作大刀、长矛、木锤、木锏,到湖南等地购买长发来制作胡须。“在陈师傅的带领下,我们自己制作了道具----大刀2把、长矛5把、马鞭8根、短刀8把、木锤2副、斧子和木锏各2把,弓箭3副。”演员彭金梅说,制作道具用的很多木料、红布、油漆等,都还是陈师傅自己出钱买的。

剧班成员在制作马鞭、斧子等道具。

    自编剧本

    剧本是一种文学形式,是戏剧艺术创作的文本基础,它是以代言体方式为主,表现故事情节的文学样式,是剧中人物进行对话的参考语言,编导与演员根据剧本进行演出。

    据陈通敏的徒弟周宗治介绍,旧时的阳戏和侗戏剧本,有的在文革时期已被烧毁,有的虽然保留有但被虫蛀,字迹不清,无法辨认。陈师傅为把阳戏和侗戏传承后代,为了剧团能正常演出,2011年,他怀揣儿子陈军给的1万元生活费,不顾身体有恙,乘船搭车,历时3载,饿食一块面包,渴饮一杯山泉水,夜宿10元小旅馆,足迹遍及江苏、湖南、云南等省。考察论证剧中人物岳飞、杨六郎、黄忠、孟获等的故事,汇编成138页7万多字的侗戏剧本,编辑了《仙姬送子》《八仙祝寿》《定军山》等14出侗戏。凭着记忆,他还编排了《侗家夫妇赶歌场》等16出阳戏。剧团按照剧本排戏即可上演。

   1 2 下一页  

[责任编辑: 邓娴]

相关阅读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7776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