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在茶溪
2015年08月26日 09:19:27
来源: 新华网贵州频道
【字号: 】【打印

茶溪侗寨。

茶溪一角。

茶溪古楠木。

    茶溪,瀑布如珠,串成一溪珠链;茶溪,古树神奇,凝练一村故事;茶溪,酷暑清凉,消夏一处胜地;茶溪,寒冬见暖,三九一个暖炉。茶溪,山高水高,与天相接,冬暖夏凉,氧气充足,鸟语花香,乃人类疲惫心灵栖息的家园。

    茶溪位于天柱县社学乡东南部15公里的莽莽群山中。晚间,人站在山顶,伸手可摘星辰,踮脚可与月亮耳语;早上,人立山腰,如飘海中,群山如岛,飘飘渺渺,无边无际,壮阔绝美。一条小溪,穿拱桥,下斜壁,蜿蜒峡谷间流入渡马甘溪。据说,乾隆年间,乾隆皇帝下江南微服私访到大陵山,途经此地,看到溪边油茶树满岭,银白的茶花沿溪怒放,很是壮美,随口吟诗:满山茶花伴溪流,溪流处处茶花芳,不知此地唤何地?有茶有水乃茶溪。又传一道人带几名徒弟去大陵山传道,时值酷暑,一路跋山涉水,口渴不已,路过茶溪,看见溪边茶叶青青,清香扑鼻,遂摘几片茶叶,泡溪水饮之,顿觉神清气爽,满口生津,遂对徒弟赞曰:此乃茶溪也!此两个民间故事经众口相传,茶溪由此得名。可惜后来村民为了生存,开山种地,油茶树和茶树均已不见半棵,很是可惜。

    茶溪侗寨历史悠久,至少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从汉朝至元明时期,为逃避战乱,稳定生活,先后有陈、王、尹、刘等姓祖先,从江西吉安迁入茶溪居住,茶溪人口急剧增多。这里山多田少,人多地少,很多人家食不果腹,加之虎豹财狼等猛兽袭击村寨,村民坐卧不安,陈、王、尹等姓人家搬离茶溪,外出另觅它处居住。唯有刘姓人家,觉得此乃生存佳境,感觉外出它处,也是凶险不已,干脆坚持下来,苦练祖传武艺,摸索狩猎技术。他们在寨子周围,摸清野兽出没之路,设陷阱,安弩箭,装吊网,老虎进寨必死,狮子入村必亡,财狼袭村必毙,刘姓村民天天有野味吃。前来进犯的猛兽有来无回,其它野兽望寨生畏,再也不敢前来侵犯。刘姓人家得以安居乐业,人口也越来越多。后来一刘姓人家娶妻,娶了一位带崽来的少妇,那崽姓龙。从此,茶溪有了刘、龙两姓人家。刘、龙二姓和睦相处,互敬至今。

    茶溪侗寨人杰地灵,物华天宝。抗战时期,刘承重十四岁代父从军,在湖南常德抗击日寇;解放初期,刘宗贵老人带领村民协助解放军挖战壕伏击顽匪,茶溪胜利解放;新中国成立以后,茶溪侗寨又输送刘承本、刘承标、刘永顺、刘永杰、刘永柒等到县物资局、县邮政局、溪口乡、贵阳乌当区等部门和乡镇工作,为建设新中国添砖加瓦。刘永学老村长,代表天柱县参加中央代表团会议,曾被时任国家领导人的华国锋、陈永贵接见。1977年恢复高考以来,仅80多户的茶溪侗寨就有20多个子弟考起大中专院校,走上了工作岗位。

    近几年来,茶溪还涌现出了龙九桥、刘承相、刘承云、刘承富、刘克柱等养蜂、造林、种钩藤、养羊大户,带领村民走种养致富之路;涌现出了刘承银、刘承刚、刘大锦、刘承柱、刘克玖、刘承仁、刘克松等企业家,他们在外创办企业,为寨中人提供就业岗位;涌现出了刘光操、刘承斌、刘光旗等运输个体户,奔忙在建设美丽茶溪的道路上;寨中在外打工的刘克宏、刘彩燕、谭江燕、刘桂仙、刘承清等,致富不忘家乡,纷纷寄钱回家,和家乡人一起,建设茶溪健身广场、茶溪水库、茶溪瀑布群,组建侗家武术、民歌队,建设最美茶溪。

    茶溪交通便利,四通八达。在明清时期,茶溪村民修了很多的花街路。其中东出渡马的共和,南下渡马的甘溪,西出塘仁和芭蕉,北往高康和红卫村。可惜这些花街路现很多被毁坏,但也有相当部分保存完整。茶溪村民修路的事迹都有碑文记载,周边村民只要谈起修路架桥的事,首夸的是茶溪村民行善积德,远古流芳。

   1 2 下一页  

(责任编辑: 刘菲 ) 【字号: 】【打印】【关闭
 
分享到: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6366941